覩史內院,海會門開,梵王帝釋,踏雲來,諸佛讚蓮台,幢幡冉空,萬聖仰慈諧。

那摩雲來集菩薩摩訶薩三稱

那摩當來下生彌勒尊佛

那摩本師釋迦牟尼佛三稱

發願文

稽首賢劫無上尊,說罪清淨行懺悔。令我早開智慧眼,得見大慈彌勒尊。

願以持誦彌勒經,修學菩薩慈悲行。樂住娑婆國土中,常聽諸佛微妙法。

見聞精進皆隨喜,承事供養無空過。親近如來易修持,利益無量諸眾生。

那摩兜率海會佛菩薩三稱

開經偈

彌勒甚深微妙法,千生萬劫喜相逢。我今依教勤受持,性相圓融一貫通。

佛說彌勒大成佛經姚秦龜茲國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摩伽陀國,遊波沙山,(乃孤絕山也)過去諸佛常降魔處;夏安居中,與舍利弗,經行山頂;而說偈言:

一心善諦聽,光明大三昧。無比功德人,正爾當出世。

彼人說妙法,悉皆得充足。如渴飲甘露,疾至解脫道。

時四部眾,平治道路,灑掃燒香,皆悉來集,持諸供具,供養如來及比丘僧;諦觀如來,喻如孝子,視於慈父;如渴思飲,愛念法父,亦復如是。各各同心,欲請法王,轉正法輪,諸根不動,心心相次,流注向佛。 是時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鬼、神、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目*侯]、羅伽、人非人等;各從坐起,右遶世尊,五體投地,向佛泣淚!

爾時,大智舍利弗,齊整衣服,偏袒右肩,知法王心,善能隨順,學佛法王,轉正法輪,是佛輔臣,持法大將,憐愍眾生故,欲令脫苦縛。白佛言:「世尊!如來向者,於山頂上說偈,讚歎第一智人,前後經中之所未說,此諸大眾,心皆渴仰,淚如盛雨!欲聞如來,說未來佛,開甘露道,彌勒名字,功德神力,國土莊嚴,以何善根?何戒?何施?何定?何慧?何等智力?得見彌勒?於何心中,修八正路?」舍利弗發此問時,百千天子,無數梵王,合掌恭敬,異口同音,共發是問,白佛言:「世尊!願使我等,於未來世,得見人中,最大果報,三界眼目,光明彌勒,普為眾生,說大慈悲。」并八部眾,亦皆如此,恭敬叉手,勸請如來。爾時,梵王與諸梵眾,異口同音,合掌讚歎!而說頌曰:

那摩滿月,具足十力。大精進將,勇猛無畏。一切智人,超出三有。成三達智,降伏四魔。

身為法器,心如虛空。靜然不動,於有非有。於無非無,達解空法。世所讚歎,我等同心。

一時歸依,願轉法輪。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當為汝等,廣分別說,諦聽諦聽,善思念之!汝等今者,以妙善心,欲問如來,無上道業,摩訶般若。如來明見,如觀掌中,菴摩勒果。」告舍利弗:「若於過去,七佛所得,聽聞佛名,禮拜供養,以是因緣,淨除業障;復聞彌勒,大慈根本,得清淨心。汝等今當,一心合掌,歸依未來,大慈悲者,我當為汝,廣分別說,彌勒佛國,從於淨命,無諸諂偽,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般若波羅蜜,得不受不著;以微妙十願大莊嚴,得一切眾生起柔軟心;得見彌勒,大慈所攝,生彼國土;調伏諸根,隨順佛化。

舍利弗!四大海水,面各減少,三千由旬。時閻浮提地,縱廣正等,十千由旬。其地平淨,如流璃鏡,大適意華、悅可意華、極大香華、優曇缽花、大金葉華、七寶葉華、白銀葉華、華鬚柔軟,狀如天繒,生吉祥果,香味具足,軟如天綿;叢林樹華,甘果美妙,極大茂盛;過於帝釋,歡喜之園;其樹高顯,高三十里;城邑次比,雞飛相及,皆由今佛,種大善根,行慈心報,俱生彼國。智慧威德,五欲眾具,快樂安隱;亦無寒熱,風火等病,無九惱苦;壽命具足,八萬四千歲,無有中夭,人身悉長,一十六丈,日日常受,極妙安樂,遊深禪定,以為樂器。

唯有三病:一者飲食、二者便利、三者衰老。女人年五百歲,爾乃行嫁。有一大城,名翅頭末,縱廣一千二百由旬,高七由旬;七寶莊嚴,自然化生,七寶樓閣,端嚴殊妙,莊校清淨,於窗牖間,列諸寶女,手中皆執,真珠羅網,雜寶莊校,以覆其上;密懸寶鈴,聲如天樂;七寶行樹,間樹渠泉,皆七寶成,流異色水,更相映發,交橫徐逝,不相妨礙;其岸兩邊,純布金沙;街巷道陌,廣十二里,悉皆清淨,猶如天園,眾寶莊嚴。

大龍王,名"多羅尸棄"福德威力,皆悉具足;其池近城,龍王宮殿,如七寶樓,顯現于外,常於夜半,化作人像,以吉祥瓶,盛香色水,灑淹塵土,其地潤澤,譬如油塗;行人往來,無有塵坌。

是時世人,福德所致,巷陌處處,有明珠柱,高十二里,光喻於日,四方各照,八十由旬,純黃金色,其光照燿,晝夜無異;燈燭之明,猶若聚墨,香風時來,吹明珠柱;雨寶瓔珞,眾人皆用,服者自然,如三禪樂;處處皆有,金銀珍寶,摩尼珠聚,積用成山,寶山放光,普照城內,人民遇者,皆悉歡喜,發菩提心;有大夜叉神,名"跋陀婆羅賒塞迦"(秦言善教)晝夜擁護,翅頭末城,及諸人民,灑掃清淨。設有便利,地裂受之,受已還合,生赤蓮華,以蔽穢氣。

時世人民,若年衰老,自然行詣,山林樹下,安樂淡泊,念佛取盡,命終多生,大梵天上,及諸佛前;其土安隱,無有怨賊,劫竊之患,城邑聚落,無閉門者,亦無衰惱,水火刀兵,及諸飢饉,毒害之難。人常慈心,恭敬和順,調伏諸根。如子愛父,如母愛子,語言謙遜,皆由彌勒,慈心訓導。持不殺戒,不噉肉故,以此因緣,生彼國者,諸根恬靜,面貌端正,威相具足,如天童子。

復有,八萬四千,眾寶小城,以為眷屬;翅頭末城,最處其中,男女大小,雖遠若近,佛神力故,兩得相見,無所障礙。夜光摩尼,如意珠華,遍滿世界。雨七寶花,缽頭摩華、優缽羅華、拘物頭華、分陀利華、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花、曼殊沙花、摩訶曼殊沙華,彌布其地。或復風吹,迴旋空中。時彼國界,城邑聚落,園林浴池,泉河流沼,自然而有,八功德水;命命之鳥,鵝鴨鴛鴦,孔雀鸚鵡,翡翠舍利,美音鳩鵰,羅耆婆闍婆,快見鳥等,出妙音聲,復有異類,妙音之鳥,不可稱數,遊集林池。金色無垢,淨光明華、無憂淨慧,日光明華、鮮白七日。香華瞻蔔,六色香華,百千萬種,水陸生華。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香淨無比。晝夜常生,終無萎時。有如意果樹,香美無比,充滿國界。香樹金光,生寶山間,充滿國界。出適意香,普熏一切。

爾時,閻浮提中,常有好香。譬若香山,流水美好,味甘除患。雨澤隨時,天園成熟,香美稻種,天神力故,一種七穫,用功甚少,所收甚多。穀稼滋茂,無有草穢。眾生福德,本事果報,入口銷化,百味具足,香美無比,氣力充實。

其國爾時,有轉輪聖王,名曰"穰佉" ,有四種兵,不以威武,治四天下。具三十二,大人相好。王有千子,勇猛端正,怨敵自伏。王有七寶:(一)金輪寶,千輻轂輞,皆悉具足。(二)白象寶,白如雪山,七胑拄地,嚴顯可觀,猶如山王。(三)紺馬寶,朱鬣髦尾,足下生華,七寶蹄甲。(四)神珠寶。明顯可觀,長於二肘,光明雨寶,適眾生願。(五)玉女寶,顏色美妙,柔軟無骨。(六)主藏臣,口中吐寶,足下雨寶,兩手出寶。(七)主兵臣,宜動身時,四兵如雲,從空而出。千子七寶,國界人民,一切相視,不懷惡意,如母愛子。

時王千子,各取珍寶,於正殿前,作七寶臺,有三十重,高十三由旬,千頭千輪,遊行自在。有四大寶藏:一一大藏,各有四億,小藏圍繞,"伊缽多大藏"在乾陀羅國。"般軸迦大藏"在彌緹羅國。"賓伽羅大藏"在須羅吒國。"穰佉大藏"在婆羅奈國,古仙山處。此四大藏,自然開發,顯大光明。縱廣正等,一千由旬。滿中珍寶,各有四億,小藏附之。有四大龍,各自守護,此四大藏,及諸小藏,自然踊出,形如蓮華,無央數人,皆共往觀。

是時,眾寶無守護者,眾人見之,心不貪著,棄之於地,猶如瓦石,草木土塊。時人見者,心生厭離,各各相謂,而作是言:「如佛所說,往昔眾生,為此寶故,共相殘害,更相偷劫,欺誑妄語,令生死苦緣,展轉增長,墮大地獄。」翅頭末城,眾寶羅網,彌覆其上,寶鈴莊嚴,微風吹動,其音和雅,如扣鐘磬。演說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

時城中有,大婆羅門主,名"修梵摩"婆羅門女,名"梵摩拔提"心性和弱,彌勒託生,以為父母,雖處胞胎,如遊天宮,放大光明,塵垢不障。身紫金色,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坐寶蓮華,眾生視之,無有厭足。光明晃耀,不可勝視。諸天世人,所未曾睹,身力無量,一一節力,普勝一切,大力龍象,不可思議,毛孔光明,照耀無量,無有障礙,日月星宿,水火珠光,皆悉不現,猶如埃塵。身長釋迦牟尼佛八十肘(三十二丈),脅廣二十五肘(十丈),面長十二肘半(五丈) ,鼻高修直,當于面門,身相具足,端正無比,成就相好。一一相八萬四千好,以自莊嚴,如鑄金像。一一好中,流出光明,照千由旬,肉眼清徹,青白分明。常光繞身,面百由旬,日月星宿,真珠摩尼,七寶行樹,皆悉明耀,現於佛光。其餘眾光,不復為用。佛身高顯,如黃金山。見者自然,脫三惡趣。

爾時,彌勒諦觀,世間五欲過患。眾生受苦,沈沒長流,在大生死,甚可憐愍。自以如是,正念觀察,苦空無常,不樂在家。厭家迫迮,猶如牢獄:時蟻佉王,共諸大臣,國土人民。持七寶臺,有千寶帳,及千寶軒、千億寶鈴、千億寶幡、寶器千口、寶甕千口,奉上彌勒,彌勒受已,施諸婆羅門,婆羅門受已,即便毀壞,各共分之,諸婆羅門,觀見彌勒,能作大施,生大奇特心,彌勒菩薩,見此寶臺,須臾無常,知有為法,皆悉磨滅。修無常想,讚過去佛,清涼甘露,無常之偈:

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說此偈已,出家學道,坐於金剛,莊嚴道場,龍華菩提樹下。枝如寶龍,吐百寶華,一一花葉,作七寶色。色色異果,適眾生意。天上人間,為無有比。樹高五十由旬,枝葉四布,放大光明。爾時,彌勒與八萬四千婆羅門,俱詣道場。彌勒即自剃髮,出家學道。早起出家,即於是日初夜,降四種魔,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說偈言:

久念眾生苦,欲拔無由脫。今者證菩提,霍然無所礙。亦達眾生空,本性相如實。

永更無憂苦,慈悲亦無緣。本為救汝等,國城及頭目。妻子與手足,施人無有數。

今始得解脫,無上大寂滅。當為汝等說,廣開甘露道。如是大果報,皆從施戒慧。

六種大忍生,亦從大慈悲,無染功德得。

說此偈已,默然而住。時諸天、龍、鬼、神王,不現其身,而雨天華,供養於佛,三千大千世界,六變震動。佛身出光,照於無量。應可度者,皆得見佛。」

爾時,"釋提桓因"護世天王,大梵天王,無數天子,於花林園,頭面禮足,合掌勸請,轉於法輪。時彌勒佛,默然受請,告梵王言:「我於長夜,受大苦惱,修行六度,始於今日,法海滿足,建法幢,擊法鼓,吹法螺,雨法雨,正爾當為,汝等說法,諸佛所轉,八聖道輪,諸天世人,無能轉者,其義平等,直至無上,無為寂滅,為諸眾生,斷長夜苦。此法甚深,難得難入,難信難解。一切世間,無能知者,無能見者,洗除心垢,得萬梵行。」說是語時,復有他方,無數百千萬億,天子天女,大梵天王,乘天宮殿,持天花香,奉獻如來,繞百千匝,五體投地,合掌勸請;諸天伎樂,不鼓自鳴。時諸梵王,異口同聲,而說偈言:

無量無數歲,空過無有佛。眾生墮惡道,世間眼目滅。三惡道增廣,諸天路永絕。

今日佛興世,三惡道殄滅。增長天人眾,願開甘露門。令眾心無著,速疾得涅槃。

我等諸梵王,聞佛出世間。今者得值佛,無上大法王。梵天宮殿盛,身光亦明顯。

普為十方眾,勸請大導師。唯願開甘露,轉無上法輪。

說此偈已,頭面作禮,復更合掌,慇懃三請:「唯願世尊,轉於甚深,微妙法輪,為拔眾生,苦惱根栽,遠離三毒,破四惡道,不善之業。」爾時,世尊為諸梵王,即便微笑,出五色光,默然許之。時諸天子,無數大眾,聞佛許可,歡喜無量,遍體踊躍。譬如孝子,新喪慈父,忽然還活,大眾歡喜,亦復如是。時諸天眾,右遶世尊,經無數匝。敬愛無厭,卻住一面。爾時,大眾皆作是念,雖復千億歲,受五欲樂,不能得免,三惡道苦。妻子財產,所不能救。世間無常,命難久保。我等今者,於佛法中,淨修梵行。作是念已,復更念言:「設受五欲,經無數劫,如無想天壽,無量億歲,與諸婇女,共相娛樂,受細滑觸,會歸磨滅,墮三惡道,受無量苦。所樂無幾,猶如幻化,蓋不足言。入地獄時,大火洞然,百億萬劫,受無量苦,求脫叵得。如此長夜,苦厄難拔,今日遇佛,宜勤精進。」"穰佉王"高聲唱言:

設復生天樂,會亦歸磨滅。不久墮地獄,猶如猛火聚。我等宜時速,出家學佛道。

說是語已,時"穰佉王"與八萬四千大臣,恭敬圍繞,及四天王,送轉輪王,至花林園,龍華樹下,詣彌勒佛,求索出家,為佛作禮,未舉頭頃,鬚髮自落,袈裟著身,便成沙門。


佛說彌勒大成佛經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往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