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宋朝邵康節之皇極經世書論十二會運世(午會):


"午會"天乾父卦,變一世得"天風姤"卦管五卦:雷天大壯、火天大有、澤天夬、天風姤、澤風大過公元前八六九七年甲子歲五龍氏始入"午會"(三皇:一、伏羲氏、二、神農氏、三、黃帝五帝帝少昊、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

至公元前二二一七年甲子歲交"午會""天風姤"卦管的第四卦"天風姤"卦行二千一百六十年,帝堯禪讓於帝舜。公元前二一八三年大禹結束禪讓制度,建立夏朝

由公元前五十七年中元甲子漢宣帝五鳳祥元年"午會"澤風大過卦一爻澤天夬。變二爻澤山咸;變三爻澤水困;變四爻水風井;變五爻雷風恆;變六爻天風姤。每卦管三百六十年。公元一七四四年甲子歲、滿清乾隆九年"天風姤"卦至公元二一零三年癸亥歲行完澤風大過卦的二千一百六十年。

現正處午會九紫星運:午會管一萬零八百年、由公元前八千六百九十七年甲子歲交五大卦:一、澤天夬卦、二、火天大有卦、三、雷天大壯卦、四、天風姤卦、五、澤風大過卦。每運管二千一百六十年。

午會九紫星運在五運第三、雷天大壯卦公元前二六九七年甲子歲黃帝元年、五龍氏始入:黃帝、少昊、顓頊、帝嚳、帝堯。現正處午會九紫星運,中華炎黃子孫的文明至到現在約有四千七百年以上。

現以會經運之第五大卦運:澤風大過卦(管由公元前五十七年甲子歲至公元二一零三年癸亥歲)

澤風大過卦運變六爻:初爻變、澤天夬卦、二爻變、澤山咸卦、三爻變、澤水困卦、四爻變、水風井卦、五爻變、雷風恒卦、六爻變、天風姤卦。每爻變卦管三百六十年。

現今行第六爻變卦為天風姤卦。(由公元一七四四年甲子歲乃滿清、乾隆九年交至公元二一零三年)天風姤卦象曰:天下有風,姤,女后以施命誥四方。(乾天父、下有巽風長女為女后,指慈安慈禧

詩斷一:嬰女多方不足憂,巨濤歸去一孤舟。馬行托始直無咎,后命將施恐未周。

現處值"會""澤風大過卦"、值"運""天風姤卦",又值"世""火風鼎卦"

"火風鼎卦"由公元一九八四年甲子歲至二零四三年癸亥歲管六十年。

火風鼎卦卦義:鼎器既可烹物,又是權力憲政法制的象徵。故君子持鼎就意味着執行權力。賢士會被君王賞識,所以此時必獲大吉而後亨通順利。

火風鼎卦闡釋了養賢的道理,變革必須儲備人才,起用賢能,方能除舊布新。新之成,必須尊重知識,善用人才。小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不足以擔當重任,必須排除,任用不當會招致禍殃。賢能沒有得到任用,也不要心灰意懶,只要堅守正道,終會有施展抱負的一天。明智的君王與剛毅的臣下,相得益彰,這樣剛柔並濟,才會無往不利。
(以下只論第三爻變及第四爻變)

火風鼎卦第四爻(由公元二零一四年甲午歲至二零二三年癸卯歲、共十年)

辭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鼎三足,象三公。案九四辰在午,上值紫微垣。三師,隋《百官志》曰:"三師之不主事,不置府僚。與天子坐而論道,蓋貴戚近臣也。"

四爻下與初爻應,初爻腳趾,體大過為顛,四震爻震為足,上互兌,兌為毀折,初爻"顛趾" ,至四爻"足折"矣。鼎之所以安定,不動者在足,"顛趾"足折則鼎倒,凡二之實,三之"雉膏" ,皆為之傾覆矣,故曰:"覆公餗" "餗"《釋文》以為"鍵"《周禮》以為"糝" ,要皆為鼎實可已。(四爻中央高層諸侯,位不當而鎮壓初爻的大夫草根,政權傾覆)

"形渥"鄭作"刑剭""屋誅"注云: "屋"讀如"其形剭""剭"謂:所殺不於市,而以適甸師氏者也,蓋就屋中刑之也。服虔云:《周禮》"屋誅" (同屋操戈) 誅大臣於屋,不露也。(由公元二零一四年甲午歲至二零二三年癸卯歲、共十年,君王在宮中反貪腐,誅殺大臣)

四爻位比近五爻,蓋謂大臣(諸侯)。鼎之折足,喻言臣下曠官。"君視臣如手足" ,足折則臣道失矣。(同屋操戈)誅之於屋,凶之極也。《象傳》"信如何"者,言四爻不勝其任,咎由自取,無石如何也。(習近平反貪腐,誅大臣、軍頭、諸侯,顛覆國家政權,重新安排,政權架構)

火風鼎卦第四爻斷曰:鼎三足,象三公,折足則三公有變,正今日朝廷之謂也。四位近五,是為君之近臣,有專黨大權之象,《系辭傳》所謂"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 "大院君"當之焉。 "覆公餗"者,餗,鼎之實物也,足折,則鼎中之實物,傾覆無餘。言朝廷變起,其府庫之資財,必皆耗散矣。"其形渥"者,"形渥"強讀作"形餗",謂重刑也。"大院君"以君父之尊,縱得免刑,恐遭幽辱。四爻變則為"山風蠱卦" 蠱者惑也,三虫在皿,有互相吞噬之象,是即開化、守舊、事大三黨,互相軋轢而起釁。幸朝廷當陞賢明,得九二賢臣相輔,不至覆國,幸矣!(習近平的中央有"大院君"擾亂朝綱,三黨派叛亂盜國資財,國力大衰。)

貴顯聽之,唯唯而去。後"大院君"果為清所幽,國王親政。

火風鼎卦第四爻動變為"山風蠱卦"之四爻。(由公元二零一四年甲午歲至二零二三年癸卯歲、共十年)

山風蠱卦義:蠱虫不但有寄生體內,腐敗的含義,還有誘惑、迷亂、淫邪等含義。中者為蠱毒也。

山風蠱卦四爻辭曰:"裕父之蠱,往見吝。" 象曰:"裕父之蠱,往未得也。"

裕者寬也,與干相反。"裕父之蠱" 者,謂:因循苟且,憚於改作,是寬容其蠱,而蠱益深也。此爻以柔居柔,不能有為,爻至四爻,蠱已過半,治之宜如,救焚拯溺,迅速從事,斯光有濟。父既柔懦而稱成其蠱,子復柔弱而不能救,持是以往,必見吝也,故曰:"裕父之蠱,往見吝。"(中共政權腐敗弊亂之時,已致四爻的諸侯,覆蓋全國官員,必須救焚拯溺,迅速清理。)

山風蠱卦卦義:事物腐敗弊亂之時,能進行革新才元始亨通。故應涉險濟難,但革新時,應先考慮革新的狀況,從中找出教訓,引以為戒,再推斷革新後將出現的事態,來制定措施。這樣才能根治蠱亂,獲得暢通順利的局面。

山風蠱卦闡釋了"振疲起衰"的原則,盛極而衰,樂極生悲,由於耽於安樂,終於由太平盛世演變成亂世。提出當亂世之時,必須"振民育德"的政治理論,不可坐以待斃,而應有所作為,挽救已經敗壞的事業。並用"先甲""後甲"喻示臨前、戒後,謹始慎終的"治蠱"之道。指出革新雖然有阻力,但要掌握方法,貫徹到底。應該任用賢能,力挽狂瀾於既倒,重重開太平盛世。

宋朝邵康節先生皇極經世書論會運世,本遍論二零二零年庚子歲金鼠、值"年"卦之"地火明夷卦"地母經、紫白九星、七政四餘的流年運數: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歲金鼠地母經、紫白九星、七政四餘流年運程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歲金鼠佛曆三零四六年,歲名虞超天干地支、流年納音壁上土,歲德在,歲合在,流年紫白星七赤,值年卦地火明夷卦,二十八星宿畢月鳥值年,鬼金羊管局。遇子日虛宿,為暗金伏斷,二龍治水,五日得辛,十一牛耕地,二姑把蠶,蠶食二葉,辛元帥行雷。

春牛圖有云:庚子年來雨水洪,流郎四季也相通,秋冬時序循環過,高下禾苗處處豐。

                    野外收藏七折熟,鄉中儘有八成逢,大兄小弟難相面,蠶婦祈禳保盛隆。

       地母經:人民多暴卒,春秋難淹流,秋冬多饑渴,高田猶得半,晚稻無可割。秦淮足流蕩,

                   吳越多劫奪,桑葉雖後賤,蠶娘情不悅,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

       地母曰:鼠耗出年頭,高低多頗偏,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歲金鼠、天運卦、紫白八白運及七政十二宮流年論說:

三元九運:上三元一白二黑三碧;中三元四綠五黃、六白;下三元七赤八白九紫每運管二十年,九運共有一百八十年,現在是八白運。

由公元二零零四年甲申歲交八白運,九星的方位是:八白左輔土星入中宮,九紫右弼火星在西北,一白貪狼木星在西方,二黑病符土星在東北,三碧蚩尤木星在南方,四綠文昌木星在北方,五黃廉貞火星入西南,六白武曲金星到東方,七赤破軍金星在東南。

姚亭鑾註解:本運八白用之當令,主旺田宅、發丁財,出忠臣孝子、富貴壽考,最宜修仙學佛、利養狗,三房六指者尤發。
        二零零四年甲申歲交紫白八白運九星的方位圖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歲交紫白七赤九星方位圖


                             本年紫白九星方位圖                                            七政四餘地支十二宮流年吉凶星圖

本年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歲金鼠、紫白流年:七赤破軍金星入中宮,八白左輔土星在西北,九紫右弼火星在西方一白貪狼木星在東北二黑病符土星在南方三碧蚩尤木星在北方,四綠文昌木星入西南,五黃廉貞火星到東方六白武曲金星在東南(上左圖)

本年七政四餘地支十二宮流年吉凶星及太陽(日)、太陰(月),金木水火土及孛、羅、計、氣星,每月行度,十二宮位吉凶星。(上右圖)

公元二零一八年戊戌歲黃狗是交天運卦九紫乾卦(卦曰:戰乎乾。)管二十七年,至公元二零四五年乙丑歲青牛。先天運乾卦、位居離南九紫火星主復辟,天帝君主、真龍皇帝有戰爭。

小三元大運紫白八白運左輔星入中,流年紫白飛星為七赤破軍金星入中八七山澤損卦

山澤損卦:有孚,元吉,無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彖傳》曰:損: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損而"有孚,元吉,無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應有時,損剛益柔有時。損益盈虛,與時偕行。

山澤損卦總斷:損下益上,望斷浮雲事轉虛。

詩斷一:望斷浮雲事轉虛,相逢陌上意皆殊。當時許我平生事,及到終時不似初。

詩斷二:旱沼魚逢雨,雲龍際會中。有孚元吉在,明月五更鐘。

詩斷三:月下歡欣事,番成夢一場。散雲初聚處,日暮始光亨。

《玄機賦》曰:金君艮位,烏府求名 。澤山為咸,少男之情屬少女。

《竹節賦》曰:甘羅發早,爻逢艮配兌延年。《玄空秘旨》云:男女多情,無媒約則為私約。

《搖鞭賦》曰:澤山增福旺少房。《飛星訣》曰:胃入斗牛,積千箱玉帛。

大運九紫右弼火星和流年八白左輔土星西北方九八火山旅卦

(新彊、吉爾吉斯斯坦、阿斯塔納、歐洲各國)

火山旅卦:象曰:山下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小亨、旅貞吉。

火山旅卦總斷:寄人籬下。太陽下萬國升平。

詩斷一:久慶高林雨,方施一旦明。太陽當下照,萬國繼升平。

火山旅卦:《玄機賦》云:輔臨丙丁,位列朝班。(本年午宮為歲破、三煞、二黑災煞、病符)

《紫白訣》云:八逢紫曜,婚喜重來。《玄空秘旨》云:天市合丙坤,富堪敵國。《搖鞭賦》云:鬼胎獨穴防絕嗣。

亥宮屬木,內藏虛危室三宿,室宿六度入戌宮。

亥宮詩云:陌路亡神侵病體,歲中月德功名臨,六害每為好事絆,三刑剋制紫微垣。本年陌越病符守命外有紫微龍德貴人月德地解照應,無奈病體太深,貴人亦莫能為助。立命在此宜小心出入,謹慎飲食起居。

戌宮屬火,內藏窒壁奎三宿,奎宿七度入酉宮。

戌宮詩云:解神入命逢天解,狗吠喪門吊客臨,寡宿到來都耗氣,方知無咎勝千金。

本年天解相扶,外有驛馬華蓋朝拱,但三方五鬼官符、歲破、喪門相攻,本身又有天狗吊客,變成吉凶交集。立命在此妨有膿血之災,慎之可也。(香港一九九七年丁丑歲七月一日回歸日八字,立命宮為戌宮,香港本年雖有天解星入命相扶,對宮辰宮華蓋星,外有寅宮驛馬星來朝拱幫助,但三方有辰宮五鬼官符(香港政府中有權勢的小人,兇殘、惡毒、無賴、造謠擾亂香港),南亞地區為午宮歲破大耗,二黑災煞(蝗蟲入侵);寅宮孤辰喪門,東北方戊都天大煞,來自北京的驛馬星遷移入香港,及鎮壓的大煞。香港立命在此妨有膿血之災,慎之可也。)

大運一白貪狼水星和流年九紫右弼火星西方一九水火既濟卦

(四川、西藏、巴勒斯坦、克札米爾、印度西)

水火既濟卦:亨小,利貞。初吉終亂。《大象》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預防之。

水火既濟卦總斷:大功已成,通泰花新日又明。

詩斷一:治安方自亂,通泰忌生屯。小利貞西北,花新日又明。

詩斷二:仙舟已到綠陽堤,險難今經已別離。福去禍來終不錯,不需回首預前期。

詩斷三:莫待祿高榮,須思禍與凶。預防兼早備,方可保初終。

(中共自作孽、害人終害已,瘟疫自亂。四綠為四月,離險難。莫貪高官厚祿,須思災禍凶險。)

水火既濟卦《玄空秘旨》云:南離北坎,位極中央。離壬合子癸,喜產多男。相剋而有相濟之功,先天乾坤大定。(先天乾在南離,後天坤在北坎,庚子太歲在北沖南離為歲破、五宮三煞。)

《天玉經》云:坎離水火中天過,龍池移帝座。(先天離在東,坎在西為中天過,龍池移帝座。)

《竹節賦》云:中男合就離家火,夫婦先吉而後有傷。

《玄機賦》云:中爻得配,水火方交。《飛星賦》云:火暗而神智難清。

《搖鞭賦》云:水火破財主眼疾。(庚子太歲在北坎為水,沖南方離為歲破、三煞,離主眼)

西方酉宮屬金,內藏奎婁胃昂四宿,昂宿初度入申宮。

酉宮詩云:天德福星入命來,紅鸞月老又為媒,獨怕咸池捲舌婦,悖然官印貴相催。本年天德天喜福星守命,外有紅鸞太陽太陰月德朝拱。立命在此主有婚姻喜慶,大小登科之象,縱有咸池捲舌,不足為慮也。

本年天德天喜福星入命,外有太陰、太陽、紅鸞、月德、天乙貴人朝拱,但三方咸池、捲舌婦人相擾,不足為患。主有婚姻喜慶,大小登科之象,忽然有升官、權印相催旺。

大運二黑巨門土星和流年一白貪狼水星東北方二一地水師卦

(蒙古東、河北、北京、東三省、北朝鮮、西伯利亞)

師:貞,大人吉,無咎。

《彖傳》曰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

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

地水師卦總斷:用兵之術。手持大節丈夫心。

詩斷一:眾力推排處,無心逐有權。雖然煩與冗,利祿勝當年。

詩斷二:手操持大節,劈划丈夫心。眾力扶邦正,延紳即有升。

詩斷三:凶事終成吉,功名未便亨。且圖安樂處,莫戀百花生。

地水師卦《玄空秘旨》云:腹多水而膨脹。土制水復出金,定主田莊之當。

《竹節賦》云:坤艮動見坎,中男絕滅不還鄉。坤艮四季傷仲子。

《玄機賦》云:坎流坤位,賈臣常遭賤婦之羞。

丑宮屬土,內藏尾箕斗三宿,斗宿十九度入子宮。

丑宮詩云:玉人移步出華堂,紫微正照覲龍光,尚有福星兼月德,縱然晦氣亦何妨。本年太陽入命紫微龍德正照,三方天德福星月德串拱,雖外有咸池小耗找尋晦氣而諸吉匡扶,足以制化。立命在此有喜事重重之兆。

寅宮屬木,內藏氐房心尾四宿,尾宿十三度入丑宮。

寅宮詩云:流年立命費周章,分明騎馬倚人門,虎視眈眈來欲汝,孤哀泣淚對催官。本年命帶喪門兼馳驛馬奔走不暇,而且白虎大煞當頭,天狗吊客歲破大耗相拱,雖有解神究難解免。立命在此恐有喪服之虞,慎之為佳。

大運三碧蚩尤木星和流年二黑巨門土星南方三二雷地豫卦

(孟加拉、印度東、斯里蘭卡、緬甸西、泰國馬來半島、馬來西亞西)

雷地豫卦:利建侯行師。《彖傳》曰:豫:剛應而志行,順以動,豫。豫順以動,故天地如之,而況建侯行師乎?天地以順動,故日月不過,而四時不忒;聖人以順動,則刑罰清而民服。豫之時義大矣哉!

《大象》曰: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祟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雷地豫卦總斷:和樂安詳。建猴逢旅月遷高。

詩斷一:蟄藏宇宙待陽和,一奮春雷變化多,花果園林皆茂盛,建侯逢旅月遷高。

詩斷二:任穩心休怠,安身務見機。門前防暴客,早備不需疑。

詩斷三:一卷文書事未完,翻來覆去致淹然。木逐貴客如開眼,方得從茲事再全。

雷地豫卦《紫白訣》云:鬥牛殺起惹官刑。《玄空秘旨》云:雷出地而相衝,定遭桎梏。

《飛星斷》云:豫,擬食停。《搖鞭賦》云:人臨龍位產勞傷。

午宮屬太陽,內藏井鬼柳星四宿,星宿二度入巳宮。

午宮詩云:立命今年逢歲破,連天哭別淚欄干,吊客脫驂來贈汝,人懷月影劍鋒寒。本年太歲當頭,外有驛馬解神化凶災於萬一惟是歲破大耗災煞諸凶相纏,恐有災禍,雖不致連天哭別淚洒欄干,但總非佳兆。立命在此宜勿理閒事。

大運四綠文昌木星和流年三碧蚩尤木星到北方,四三風雷益卦

(新彊烏魯木齊、俄羅斯、蒙古西)

風雷益卦: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彖傳》曰:益:損上益下,民說無彊。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利涉大川",木道乃行。益動而巽,日進無彊。天施地生,其益無方。凡益之進,與時偕行。

《大象》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 。

風雷益卦總斷:損上益下。貴人暗助行待時。

詩斷一:貴人暗相助,行藏且待時。莫愛花開早,須知結實遲。

詩斷二:損益之三爻,見善則改遷。李鹿自春來,成榮多感慨。

詩斷三:平地起雷聲,雲開月漸明。小人宜有恨,終又不相刑。

風雷益卦:《飛星斷》云:同來震巽,昧事無常。震之聲,巽之色,向背當明。

《玄空秘旨》云:貴比王謝,總緣喬木扶桑。震巽失宮而生賊丐。雷風金伐,定被刀傷。

《玄機賦》云:雙木成林,雷風相薄。《搖鞭賦》云:雷風長女多疾病。

《飛星賦》云:雙木成林,雷風相薄。碧綠瘋魔,他處廉貞莫見。

子宮屬土,內屬斗牛女虛四宿,虛宿六度入亥宮。

子宮詩云:太歲是誰人敢犯,將星護駕又英雄,五月以前添貴子,三冬而後受恩隆。本年將星護歲駕,外逢三台祿勳拱朝,作用非小,雖有劍鋒伏屍同垣,白虎五鬼官符相侵,亦難為害。立命在此上半年當生貴子,秋冬營謀得意也。

大運五黃廉貞火星和流年四綠文昌木星西南五四戊己風卦(戊己都天大煞)

(尼泊爾、印度、伊朗、非洲)

戊己風卦:《飛星賦》云:乳癰兮,四五。碧綠瘋魔,他處廉貞莫見。

《玄空秘旨》云:我剋彼而反遭其辱,因財帛以喪身。

未宮屬太陰,內藏參井二宿,井宿二十四度入午宮。

未宮詩云:羨君行運紫微龍,康莊大道日相通,出嫁紅鸞歸繅繭,陌越扳鞍貴客逢。本年紫微龍德臨門地解守命,外有太陽太陰紅鸞朝拱,雖有暴敗天厄,歲煞六害相侵,然諸吉咸集化解有餘。立命在此求謀順遂可喜可賀。

申宮屬水,內藏昂畢觜參四宿,參宿五度入未宮。

申宮詩云:流年三合氣應昌,公道聲名四海揚,爭奈身邊眠共虎,金恩華蓋水流長。本年祿勳守命,將星仗劍扶持,似覺可喜,惟是白虎指背相纏,恐見血光,對面喪門,妨有外服,雖有吉星,無濟於事。立命在此,慎之為佳。

大運六白武曲金星和流年五黃廉貞火星到東方,六五天戊己卦(戊己都天大煞)

(寧夏、甘肅、四川、湖南、湖北、河南、河北、浙江、山東、福建、台灣、南北朝、日本)

天戊己卦:《飛星賦》云:須識乾爻門向,長子痴迷。(五黃損主,國家最高領導受災劫)

《玄空秘旨》云:富並陶朱,斷是堅金遇火。庭無耄耋,多因裁破父母爻。

卯宮屬火,內藏角亢氐三宿,氐宿十四度入寅宮。

卯宮詩云:太陰生女叫紅鸞,重陽天色喜臨盆,縱有福星都六害,平安推戴月光圓。本年紅鸞入命,太陰當權舉頭則福星光臨,紫微拱照,陌路相逢以為可喜,無奈咸池捲舌勾絞相侵,難免三刑六害。立命在此,若得平順,太陰之福也。(男女性關係氾濫,陌路相逢,福薄無奈、爭吵)

大運七赤破軍金星和流年六白武曲金星東南七六澤天訣卦

(巳宮位:緬甸東、泰國、老撾、越南、柬埔寨、馬來西亞東、星加坡

辰宮位:四川、雲南、貴州、廣東、廣西、香港、海南島、印尼、菲律賓)

澤天夬卦:夬揚於王庭,孚號,有勵,吉。告自夬,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彖傳》曰:夬,決也,剛決柔也。健而說,決而和。"揚於王庭",柔乘五剛也。"孚號,有勵",其危則光也。"告自夬,不利即戎",所尚乃窮也。"利有攸往",剛長乃終也。

注:夬卦,乃五陽爻方長,上六孤陰得位壓制群陽,五陽剛合志同聲,以決一陰,去邪就正為君子,上六之一陰國家首領與五陽臣民相抗,"其血玄黃"不利孰甚焉!故曰:"不利即戎"。乾陽健行剛直,而日進,上六陰邪日退,故曰:"利有攸往",其危則光也。

《象》曰:"澤上於天,夬,君子以施祿及下,居德則忌。"意將決此天上之水,使至下流,夬之不慎,勢必洪水滔天,則一陰未去,五陽反受其害。君子與賢者,應盡職堅守,共食天祿,未嘗自私以德自居。靳而不施,否則失夬決之義,故曰:"居德則忌"。忌,禁忌也。

以此卦拟國家,就卦體而言,五陽為五君子,秉乾陽之德,剛方中正,群賢在位,不可謂非國家之福也;獨惜首居上位者,為陰險奸邪之小人,如漢獻帝朝之有曹操,宋高宗時之有秦檜。

方其初,在奸臣亦嘗屈已下賢,羅致群才,以收人望,而在正人君子,必不受其牢籠。務欲削除奸惡,以清朝政。或奏牘以辨奸,或奉詔以除亂,計謀不密,反致斥為罪臣,曰為"朋黨"。古來忠臣傑士,由茲罹禍者不乏其人,是皆未詳審夫夬卦之義者。

澤天夬卦之象:夬卦為神劍斬蛟之卦,先損後益之象。
(一)竹竿上下:有一竹竿,竹有氣節,上有文字,代表文人有氣節。下有金錢,主歷經艱難可望名利。
(二)二人除害:有一勇者在火焰上舉劍斬斷毒蛇,主勇士覓得勇士同行,代表蛇年、斬斷屬蛇者。
(三)二人同行:有二文人同行,但前有水(主公元一九八四年甲子歲水運),後有火(主公元一九九六年丙子歲火運),及虎蛇當道(主虎年、蛇年或屬虎、蛇之人當道),主出行多會有驚恐之事。

澤天訣卦總斷:果斷除惡。綠柳堤畔貴人來。

詩斷一:主訟多豐足,施恩及下宜。大人宜相見,有勵不成危。(國民上訪訴訟,政府接見施恩吉)

詩斷二:綠柳堤畔貴人來,半是猶疑半是猜。好把歸謀重改變,莫教空去卻空回。

澤天訣卦:《玄機賦》云:職掌兵權,或曲峰當庚兌。乾乏元神,用兌金而傍城借主。

《竹節賦》云:蛇驚夢裡,皆緣內兌外乾。《紫白訣》云:交劍殺興多劫掠。

《搖鞭賦》云:天澤財旺女淫。《飛星訣》云:乾兌託假鄰之誼。

辰宮屬金,內藏翌軫角三宿,角宿六度入卯宮。 辰宮詩云:五鬼官符入命來,帶來口舌與官災,雖有解神難庇蔭,將星無力護英才。本年華蓋守命,將星天解相扶,惟是氣色不好,虎視眈眈,劍鋒指背,勢力炎炎,難免爭鬥,是非雖有,三台坐鎮,恐難化解。立命在此,勿理閒事為要。

巳宮屬水,內藏星張翌三宿,翌宿六度入辰宮。

巳宮詩云:月德當頭報君知,劫煞遭逢陌路時,三宮歲合天外喜,計來小耗亦難支。本年月德當頭,無奈咸池捲舌晦氣病符交侵,劫煞小耗纏繞,未免有劫奪破財疾厄之象,幸有天德太陽,三方照拱。立命在此,勿貪意外之緣,減小無端之失。

皇極經世論二零二零年庚子歲金鼠流年

二零二零年庚子歲金鼠值年地火明夷卦,曰:利艱貞。

《彖傳》曰: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卦象日出地則明,日入地則暗,暗則傷明,是以晉卦《大象》"昭明",此卦《大象》"用晦"。所謂變而不失其正,危而能保其安者,得此用晦之道耳。古之聖人有行之者,內修文明之德,外盡柔順之誠,即至躬履大難,羑裡受囚,七年之中,秉忠守職,無有二心,此文王之所以為文王也,謂之"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然文是外臣,與紂疏遠,其晦猶易;又有分居宗親,諫則受戮,去無可往,而被發佯狂,甘辱胥餘,此箕子所以為箕子也。謂之"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內難"者,以箕子為紂之宗親。夫以貴戚之卿遇暗主,去之則義不忍,不去則禍迫朝夕,是尤人臣之所難處。箕子能佯狂以晦其明,得以免難,是殷三仁中之最著者也。總之當紂之世,不以艱貞晦明,則被禍必烈,文王箕子之行,可謂千古人臣用晦之極則也。論二聖之行,文王箕子,易地則皆然。

《大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蒞眾,用晦而明。

通觀此卦,明夷次晉,"晉者,進也,進而不已必傷。"時有泰否,道有顯晦,時與道違,雖聖賢不能免災,晉之時,明君當陽,康侯得受其寵;明夷之時,暗主臨下,眾賢并被其傷。太陽入地中,明為之所夷,故賢雖正不容,道雖直不用。仁者懷其寶,智者藏其鑒,"用晦而明",得其旨焉。

就六爻而分言之,初九為明夷之始,當逸民之位,見幾早去,以潛藏為貞,有保身之智,如伯夷,太公是也。六二文明中正,為離之主,承坤之下,當輔相之位,以匡救為貞,守常執經,如文王是也。九三當明極生暗之交,與上六相應,通變達權,順天應人,如武王是也。六四奔暗投明,見幾而作,知上六之不可匡救,潔身而去,如微子是也。六五居坤陰之中,分聯宗戚,職任股肱,不幸而躬逢暗主,以一身系社稷之重,能守貞正,如箕子是也。上六窮陰極晦,與日俱亡者,如商紂是也。

總之,明夷全卦,以上六為卦主,下五爻皆為上爻所傷,就中內三爻所傷尤甚,故皆首揭"明夷"二字,以示傷害之重也。其象以上卦晉為日出,此卦為日落。日者君也,君以賢人為羽翼,以忠臣為股肱,以其身為元首,以親戚大臣為腹心,乃可登天而照四國。今初爻羽翼傷,二爻股肱傷,三爻元首墮,四五腹心離,上爻之所以入地,其傷節節可睹,其象歷歷可危。後世人主,當取以為鑒。

以此卦擬國家,上卦坤為政府,坤土過厚而致暗;下卦離為臣民,離火雖明而被制。明在地下,是賢臣遇暗主之象。蓋身當亂世,動涉危機,才華聲譽,皆足招禍,是以庸庸者受福,皎皎者被害,亦時勢使然也。君子處此,常凜履薄臨深之懼,倍懷轁光匿彩之思,有才而不敢自露其才,有德而務思深藏其德,或見風而早退,或明哲而保身,是謂"用晦而明"之君子也。

地火明夷卦總論:光明熄滅。疾病難量事必傷。

詩斷一:因甚艱難無不成,明宜蒞眾晦時明。無傷尤有迍邅志,進步亨衢指日升。

詩斷二:驚重損失兩頭災,謹密須防暗內來。虎尾蛇頭如度得,身安尤自恐傷才。

(虎正月尾、蛇四月頭十日,前後驚重損失兩頭災,誰人能渡過身安尤自恐心傷損才)

詩斷三:人人地中伏,明夷事必傷。陽人須保衛,疾病恐難量。

(人人地中伏屍,明夷卦出瘟疫,陽間之人須保衛,瘟疫疾病恐懼難以衡量)

地火明夷卦初爻:上半年,初六爻由冬至(公元二零一九年己亥歲、十二月二十二日、農曆十一月二十七癸巳日交冬至起至小寒、大寒、立春、雨水至二零二零年庚子歲三月四日、農曆二月十一日丙午,共六十日。)

詩斷一:垂翼遙飛去,皆因避遠行。一途涯際室,又是滿青春。

詩斷二:一足踏兩船。一鏡照兩邊。團圓專費力,費力又團圓。

地火明夷卦二爻:(二零二零年庚子歲、三月五日、農曆二月十二日丁未交驚螫起至春分、清明、谷雨、立夏至二零二零年庚子歲五月十九日、農曆四月二十七日壬戌,共六十日。)

詩斷一:所傷尤未甚,速可救禳之。我時春光至,災消福祿垂。

詩斷二:在股忌夷傷,濃雲翳太陽。乘騎千里去,懮重恐分張。

詩斷三:若問行藏事,行藏意可求。暗雲風卷盡,明月滿層樓。

地火明夷卦三爻:輕恐致災危。

三爻陽剛得正,志在誅滅六爻昏君,但天下昏暗已久,除暗復明要慎重,夜襲也是一種極容易克敵制勝的戰術。爻辭中所描述的便是一次成功的夜襲經過,不但打敗了敵人,而且還俘獲了敵人的頭領,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由於黑暗不明,所以不利於窮追不捨,將敵人斬盡殺絕。

(二零二零年庚子歲、五月二十日、農曆四月二十八日癸亥交小滿起至芒種、夏至、小暑、大暑至二零二零年庚子歲八月六日、農曆六月十七日辛巳,共六十日。) 詩斷一:向明為得地,大行有施為。凡事須當緩,輕恐致災危。

詩斷二:一奔南北狩,多少事悲傷。得遇海南客,成名過北塘。

詩斷三:虛名虛舉久沉沉,祿馬當來未見真。一片彩雲秋後至,舊時風物一時新。

地火明夷卦四爻:下半年,六四爻(二零二零年庚子歲、八月七日、農曆六月十八日壬午交立秋起至處暑、白露、秋分、寒露至二零二零年庚子歲十月二十二日、農曆九月初六日戊戌,共六十日。)

詩斷一:恐見傷心事不宜,月明兩畔暗雲飛。門庭一女懷悲怨,成器榮身果子疑。

詩斷二:陰貴相遭遇,懮危已脫身。更宜圖進用,名利得從心。

詩斷三:箭射檐前鵲,巢深子不傷。一件惡煩惱,翻成大吉祥。

地火明夷卦五爻:(二零二零年庚子歲、十月二十三日、農曆九月初七日己亥交霜降起至立冬、小雪、大雪、冬至至二零二一年辛丑歲一月四日、農曆十二月二十一日壬子,共六十日。)

詩斷一:遇時方暗昧,當且晦其明。自守當貞正,終能保吉亨。

詩斷二:一登尊祿位,不可望凌高。恐有夷傷日,垂鈎阻鉺鰲。

詩斷三:重關深鎖閉,謹要小提防。若不知謹戒,因遁成大殃。

地火明夷卦上爻:(二零二一年辛丑歲、一月五日、農曆十二月二十二日癸丑交小寒起至大寒、立春、雨水至二零二一年辛丑歲三月四日、農曆正月二十一日辛亥,共六十日。)

詩斷一:遠詔自天來,爭地事反復。人地不明時,佳人水邊哭。

詩斷二:莫道事難為,美中事不宜。東風輕借力,吹了又芳菲。

地火明夷卦之象:鳳凰垂翼之卦,出明入暗之象。

《一》一人逐鹿:一人在旁逐其鹿,預兆不能得其祿

《二》井旁錢缺:說明會破財甚至災厄

《三》婦人陷井:婦人陷於井中,井欄上有虎,進退兩難,說明要當心受傷,不宜輕舉妄動。

(井欄上有屬虎之人,設陷阱困婦人於井中。香港林鄭月娥及孫春蘭應此象。)

京房易傳論地火明夷卦貴賤等級的六個爵位:

"京房"將六個爻位(自下而上)配以貴賤不同,等級有別的六個爵位,即初爻元士二爻大夫三爻三公四爻諸侯五爻天子上爻宗廟

地火明夷卦卦義:在光明受阻之時,賢者以明德被創傷,面對的局勢非常艱難,唯有覺悟局勢的艱難,守持正固,刻苦忍耐,轁光養晦以自保。

地火明夷卦初九爻義:"初九"元士(知識份子、商人、科學家、人民)陽剛處明夷之初,能及早潛隱避難,自晦不用,但識時過早,未必為人所理解,所以會遭到主人的責怪。

"六二"爻義:"六二"大夫(縣、市級公務員),柔順中正,當明夷之時,其志難行。故使左大腿損傷,自晦明智以守正,然後再借助良馬迅速挽救,逃離險地,結果吉祥。

"九三"爻義:"九三"三公(省級公務員)處下卦離明之終,陽剛得正,於明夷之世,志在誅滅上六暗君,開創光明。但天下昏暗已久,除暗復明之事必須慎重,應持正待時。

"六四"爻義:"六四"諸侯(國務院、國安委、警察、軍隊海陸空各軍種)坤地之始,身在暗地,柔順得正,下應初九,故能知"明夷"時的內情,毅然出門遠遁。

"六五"爻義:"六五"天子(國家最高領導人)柔順得中,又最近"暗君"上六,似箕子之近商紂,故意傷害自己以避禍,利於晦明守正,不為昏暗所沒。

"上六"爻義:"上六"宗廟(國家退休最高領導人)處明夷之極,為"暗君"之象。不僅不發出光明,反而帶來黑暗,且其他五爻的光明,也被他損傷,所以終於墮入地下,這是違背正義,必招致失敗的結果。

地火明夷卦互卦雷水解卦:震利西南。無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雷水解卦卦義:舒解險難,應當用柔,使群情共獲舒緩,與民休息,不再煩瑣百姓,才有利。不使紛擾延續下去,才獲吉。

《彖傳》曰:解,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解"利西南,往得眾也""其來復古",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時大矣哉!

《大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

註解:十二消息者,坎為十二月至正月之卦,坎五六兩爻,值雨水驚蟄;震為二月至四月之卦,震初爻,值雷乃發聲,三爻值谷雨。解為二月公卦。《大象》"雷雨作"蓋因其時而取象焉。

坎為習、為陰、為險、為罪、為災,故有過有罪;震為雷、為緩、為生,故用赦用宥。君子(聖人)法之(咒法),號令如雷之震,天下無不聳動;恩澤如雨之降,天下無不喜悅。夫使幽閉久系之人(被長久隔離之病人),一旦得"赦過宥罪",馳其禁錮,脫其桎梏,如出陷阱而復見天日,則其猶悶郁結之氣,無不解散。是君子(聖人)與民更新,以之解萬民之難也。

詩斷一:一徑西南別是家,秋風吹謝滿園花。經輪又釣長江畔,若獲佳魚擾自賒。

詩斷二:本是龍門客,年來始跨鯨。瀛洲留不住,金殿綴公卿。

以此卦拟國家,卦自明夷來。自家人而睽,而蹇,而解,皆為周興殷亡之象。解為文王羑里脫囚之時,其"利西南"者,文王化行西南之地。虞芮之質成,其"無攸往"也:崇密之翦伐,其有攸往也。所以動兵興眾者,時當險難,不得不動耳,不動不能以免險,且不能以濟天下之蹇也。迨至商郊誓師而來會者八百,是得眾也,即得中也。周之所以脫大難者在此解,周之所以集大勛者,亦在此解也。王怒如雷,王澤如雨,後之王天下者。唯以法周者法天而已。天地得陽和而雷雨作,萬物得陽和而萌孽生,治道亦猶是焉。

雷水解之象:解卦為春雨行雷之卦,憂散喜生之象。

《一》二位道人:下方一位道士手指門,象徵將入天門。後面一位道人獻書,寓意上表章,得功勛。

《二》旗幟飄揚:空中有一旗幟飄揚,上書捷字,說明將會大捷立功。右下方一刀插地,為演武用兵之兆。

《三》貴人與天雞:一貴人於雲中,步雲梯徐徐而下,一只雞在其身旁鳴叫,為聲名遠播之兆。

地火明夷卦的反對體之卦"綜卦""火地晉"卦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火地晉卦卦義:光明出現在地面,象徵萬物柔順地依附太陽,得到生長。用人事比喻,就是臣順從,依附於明君,得到升遷,得到嘉獎。主吉祥。

《象傳》曰:晉:進也。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面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大象》曰: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

註解:此卦離日坤地,取象"日出地上"。日出地而上進,光升於天,明麗於地。順而柔者坤也,麗而明者離也。"大明"者,明君也,"上行"者,臣之升進於上也。謂其時天子大明在上,諸侯恭順在下,明良相濟,君臣一德,天子褒賞勛功,蕃賜車馬,一晝三覿。寵賜甚隆,品物蕃多也,接謁甚優,問勞再三也。考大行人一職,曰"諸公三饗,三問三勞,諸侯三饗,再問再勞,子男三饗,一問一勞。"即天子三接諸侯之禮也。"賜馬",即觀禮所謂匹馬卓上,九馬隨之也。

詩斷一:二姓合新婚,資財滿目前。從今百事泰,兩處保團圓。

詩斷二:建侯安萬國,錫命日三來。利祿榮千百,佳音遠地來。

詩斷三:雲蔽月當空,牛前鼠後逢。張弓方欲挽,一箭定成功。

以此卦拟國家,上卦為政府,得火之性,能啟國運之文明;下卦為人民,得地之性,能柔順而上進。上以其明照臨天下,下以其順服從天上。《象》曰:"明出地上",謂日之初出,漸進漸高,喻明君之擢用賢臣,登進上位也。順必麗夫明,則順乃有濟,柔必進於明,則柔得其正,不然,順以取悅,轉致蔽其明也;柔而生暗,必不能以行也。故《象傳》曰:"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此晉之所以言進也。

火地晉卦之象:晉卦為龍劍出匣之卦,以臣遇君之象。

《一》鹿銜文,官人泣:一官人掩面哭泣,說明有悲淒感激之事,官人旁邊有鹿銜書,說明有任命文書。前面還有一堆金寶,說明有財有利。

《二》枯樹生花:枯樹生花,主其人晚年發跡,或晚些時侯事成。樹旁有文字破,主不全不完美。

《三》雞銜秤,球沉泥:一球在泥上,為事沉之象。右下有雞銜秤,雞主授時,銜秤天明卯時雞鳴至下午酉時有準。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歲金鼠流年運程    完
上一頁          下一頁
往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