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宋朝邵康节之皇极经世书论十二会运世(午会):


"午会"天干父卦,变一世得"天风姤"卦管五卦:雷天大壮、火天大有、泽天夬、天风姤、泽风大过公元前八六九七年甲子岁五龙氏始入"午会"(三皇:一、伏羲氏、二、神农氏、三、黄帝五帝帝少昊、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

至公元前二二一七年甲子岁交"午会""天风姤"卦管的第四卦"天风姤"卦行二千一百六十年,帝尧禅让于帝舜。公元前二一八三年大禹结束禅让制度,建立夏朝

由公元前五十七年中元甲子汉宣帝五凤祥元年"午会"泽风大过卦一爻泽天夬。变二爻泽山咸;变三爻泽水困;变四爻水风井;变五爻雷风恒;变六爻天风姤。每卦管三百六十年。公元一七四四年甲子岁、满清乾隆九年"天风姤"卦至公元二一零三年癸亥岁行完泽风大过卦的二千一百六十年。

现正处午会九紫星运:午会管一万零八百年、由公元前八千六百九十七年甲子岁交五大卦:一、泽天夬卦、二、火天大有卦、三、雷天大壮卦、四、天风姤卦、五、泽风大过卦。每运管二千一百六十年。

午会九紫星运在五运第三、雷天大壮卦公元前二六九七年甲子岁黄帝元年、五龙氏始入: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帝尧。现正处午会九紫星运,中华炎黄子孙的文明至到现在约有四千七百年以上。

现以会经运之第五大卦运:泽风大过卦(管由公元前五十七年甲子岁至公元二一零三年癸亥岁)

泽风大过卦运变六爻:初爻变、泽天夬卦、二爻变、泽山咸卦、三爻变、泽水困卦、四爻变、水风井卦、五爻变、雷风恒卦、六爻变、天风姤卦。每爻变卦管三百六十年。

现今行第六爻变卦为天风姤卦。(由公元一七四四年甲子岁乃满清、乾隆九年交至公元二一零三年)天风姤卦象曰:天下有风,姤,女后以施命诰四方。(干天父、下有巽风长女为女后,指慈安慈禧

诗断一:婴女多方不足忧,巨涛归去一孤舟。马行托始直无咎,后命将施恐未周。

现处值"会""泽风大过卦"、值"运""天风姤卦",又值"世""火风鼎卦"

"火风鼎卦"由公元一九八四年甲子岁至二零四三年癸亥岁管六十年。

火风鼎卦卦义:鼎器既可烹物,又是权力宪政法制的象征。故君子持鼎就意味着执行权力。贤士会被君王赏识,所以此时必获大吉而后亨通顺利。

火风鼎卦阐释了养贤的道理,变革必须储备人才,起用贤能,方能除旧布新。新之成,必须尊重知识,善用人才。小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足以担当重任,必须排除,任用不当会招致祸殃。贤能没有得到任用,也不要心灰意懒,只要坚守正道,终会有施展抱负的一天。明智的君王与刚毅的臣下,相得益彰,这样刚柔并济,才会无往不利。
(以下只论第三爻变及第四爻变)

火风鼎卦第四爻(由公元二零一四年甲午岁至二零二三年癸卯岁、共十年)

辞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鼎三足,象三公。案九四辰在午,上值紫微垣。三师,隋《百官志》曰:"三师之不主事,不置府僚。与天子坐而论道,盖贵戚近臣也。"

四爻下与初爻应,初爻脚趾,体大过为颠,四震爻震为足,上互兑,兑为毁折,初爻"颠趾" ,至四爻"足折"矣。鼎之所以安定,不动者在足,"颠趾"足折则鼎倒,凡二之实,三之"雉膏" ,皆为之倾覆矣,故曰:"覆公餗" "餗"《释文》以为"键"《周礼》以为"糁" ,要皆为鼎实可已。(四爻中央高层诸侯,位不当而镇压初爻的大夫草根,政权倾覆)

"形渥"郑作"刑剭""屋诛"注云: "屋"读如"其形剭""剭"谓:所杀不于市,而以适甸师氏者也,盖就屋中刑之也。服虔云:《周礼》"屋诛" (同屋操戈) 诛大臣于屋,不露也。(由公元二零一四年甲午岁至二零二三年癸卯岁、共十年,君王在宫中反贪腐,诛杀大臣)

四爻位比近五爻,盖谓大臣(诸侯)。鼎之折足,喻言臣下旷官。"君视臣如手足" ,足折则臣道失矣。(同屋操戈)诛之于屋,凶之极也。《象传》"信如何"者,言四爻不胜其任,咎由自取,无石如何也。(习近平反贪腐,诛大臣、军头、诸侯,颠覆国家政权,重新安排,政权架构)

火风鼎卦第四爻断曰:鼎三足,象三公,折足则三公有变,正今日朝廷之谓也。四位近五,是为君之近臣,有专党大权之象,《系辞传》所谓"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 "大院君"当之焉。 "覆公餗"者,餗,鼎之实物也,足折,则鼎中之实物,倾覆无余。言朝廷变起,其府库之资财,必皆耗散矣。"其形渥"者,"形渥"强读作"形餗",谓重刑也。"大院君"以君父之尊,纵得免刑,恐遭幽辱。四爻变则为"山风蛊卦" 蛊者惑也,三虫在皿,有互相吞噬之象,是即开化、守旧、事大三党,互相轧轹而起衅。幸朝廷当升贤明,得九二贤臣相辅,不至覆国,幸矣!(习近平的中央有"大院君"扰乱朝纲,三党派叛乱盗国资财,国力大衰。)

贵显听之,唯唯而去。后"大院君"果为清所幽,国王亲政。

火风鼎卦第四爻动变为"山风蛊卦"之四爻。(由公元二零一四年甲午岁至二零二三年癸卯岁、共十年)

山风蛊卦义:蛊虫不但有寄生体内,腐败的含义,还有诱惑、迷乱、淫邪等含义。中者为蛊毒也。

山风蛊卦四爻辞曰:"裕父之蛊,往见吝。" 象曰:"裕父之蛊,往未得也。"

裕者宽也,与干相反。"裕父之蛊" 者,谓:因循苟且,惮于改作,是宽容其蛊,而蛊益深也。此爻以柔居柔,不能有为,爻至四爻,蛊已过半,治之宜如,救焚拯溺,迅速从事,斯光有济。父既柔懦而称成其蛊,子复柔弱而不能救,持是以往,必见吝也,故曰:"裕父之蛊,往见吝。"(中共政权腐败弊乱之时,已致四爻的诸侯,覆盖全国官员,必须救焚拯溺,迅速清理。)

山风蛊卦卦义:事物腐败弊乱之时,能进行革新才元始亨通。故应涉险济难,但革新时,应先考虑革新的状况,从中找出教训,引以为戒,再推断革新后将出现的事态,来制定措施。这样才能根治蛊乱,获得畅通顺利的局面。

山风蛊卦阐释了"振疲起衰"的原则,盛极而衰,乐极生悲,由于耽于安乐,终于由太平盛世演变成乱世。提出当乱世之时,必须"振民育德"的政治理论,不可坐以待毙,而应有所作为,挽救已经败坏的事业。并用"先甲""后甲"喻示临前、戒后,谨始慎终的"治蛊"之道。指出革新虽然有阻力,但要掌握方法,贯彻到底。应该任用贤能,力挽狂澜于既倒,重重开太平盛世。

宋朝邵康节先生皇极经世书论会运世,本遍论二零二零年庚子岁金鼠、值"年"卦之"地火明夷卦"地母经、紫白九星、七政四余的流年运数: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岁金鼠地母经、紫白九星、七政四余流年运程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岁金鼠佛历三零四六年,岁名虞超天干地支、流年纳音壁上土,岁德在,岁合在,流年紫白星七赤,值年卦地火明夷卦,二十八星宿毕月鸟值年,鬼金羊管局。遇子日虚宿,为暗金伏断,二龙治水,五日得辛,十一牛耕地,二姑把蚕,蚕食二叶,辛元帅行雷。

春牛图有云:庚子年来雨水洪,流郎四季也相通,秋冬时序循环过,高下禾苗处处丰。

                    野外收藏七折熟,乡中尽有八成逢,大兄小弟难相面,蚕妇祈禳保盛隆。

       地母经:人民多暴卒,春秋难淹流,秋冬多饥渴,高田犹得半,晚稻无可割。秦淮足流荡,

                   吴越多劫夺,桑叶虽后贱,蚕娘情不悦,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地母曰:鼠耗出年头,高低多颇偏,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岁金鼠、天运卦、紫白八白运及七政十二宫流年论说:

三元九运:上三元一白二黑三碧;中三元四绿五黄、六白;下三元七赤八白九紫每运管二十年,九运共有一百八十年,现在是八白运。

由公元二零零四年甲申岁交八白运,九星的方位是:八白左辅土星入中宫,九紫右弼火星在西北,一白贪狼木星在西方,二黑病符土星在东北,三碧蚩尤木星在南方,四绿文昌木星在北方,五黄廉贞火星入西南,六白武曲金星到东方,七赤破军金星在东南。

姚亭銮批注:本运八白用之当令,主旺田宅、发丁财,出忠臣孝子、富贵寿考,最宜修仙学佛、利养狗,三房六指者尤发。
        二零零四年甲申岁交紫白八白运九星的方位图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岁交紫白七赤九星方位图


                             本年紫白九星方位图                                            七政四余地支十二宫流年吉凶星图

本年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岁金鼠、紫白流年:七赤破军金星入中宫,八白左辅土星在西北,九紫右弼火星在西方一白贪狼木星在东北二黑病符土星在南方三碧蚩尤木星在北方,四绿文昌木星入西南,五黄廉贞火星到东方六白武曲金星在东南(上左图)

本年七政四余地支十二宫流年吉凶星及太阳(日)、太阴(月),金木水火土及孛、罗、计、气星,每月行度,十二宫位吉凶星。(上右图)

公元二零一八年戊戌岁黄狗是交天运卦九紫干卦(卦曰:战乎干。)管二十七年,至公元二零四五年乙丑岁青牛。先天运干卦、位居离南九紫火星主复辟,天帝君主、真龙皇帝有战争。

小三元大运紫白八白运左辅星入中,流年紫白飞星为七赤破军金星入中八七山泽损卦

山泽损卦: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彖传》曰:损:损下益上,其道上行。损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应有时,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

山泽损卦总断:损下益上,望断浮云事转虚。

诗断一:望断浮云事转虚,相逢陌上意皆殊。当时许我平生事,及到终时不似初。

诗断二:旱沼鱼逢雨,云龙际会中。有孚元吉在,明月五更钟。

诗断三:月下欢欣事,番成梦一场。散云初聚处,日暮始光亨。

《玄机赋》曰:金君艮位,乌府求名 。泽山为咸,少男之情属少女。

《竹节赋》曰:甘罗发早,爻逢艮配兑延年。《玄空秘旨》云:男女多情,无媒约则为私约。

《摇鞭赋》曰:泽山增福旺少房。《飞星诀》曰:胃入斗牛,积千箱玉帛。

大运九紫右弼火星和流年八白左辅土星西北方九八火山旅卦

(新强、吉尔吉斯斯坦、阿斯塔纳、欧洲各国)

火山旅卦:象曰:山下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小亨、旅贞吉。

火山旅卦总断:寄人篱下。太阳下万国升平。

诗断一:久庆高林雨,方施一旦明。太阳当下照,万国继升平。

火山旅卦:《玄机赋》云:辅临丙丁,位列朝班。(本年午宫为岁破、三煞、二黑灾煞、病符)

《紫白诀》云:八逢紫曜,婚喜重来。《玄空秘旨》云:天市合丙坤,富堪敌国。《摇鞭赋》云:鬼胎独穴防绝嗣。

亥宫属木,内藏虚危室三宿,室宿六度入戌宫。

亥宫诗云:陌路亡神侵病体,岁中月德功名临,六害每为好事绊,三刑克制紫微垣。本年陌越病符守命外有紫微龙德贵人月德地解照应,无奈病体太深,贵人亦莫能为助。立命在此宜小心出入,谨慎饮食起居。

戌宫属火,内藏窒壁奎三宿,奎宿七度入酉宫。

戌宫诗云:解神入命逢天解,狗吠丧门吊客临,寡宿到来都耗气,方知无咎胜千金。

本年天解相扶,外有驿马华盖朝拱,但三方五鬼官符、岁破、丧门相攻,本身又有天狗吊客,变成吉凶交集。立命在此妨有脓血之灾,慎之可也。(香港一九九七年丁丑岁七月一日回归日八字,立命宫为戌宫,香港本年虽有天解星入命相扶,对宫辰宫华盖星,外有寅宫驿马星来朝拱帮助,但三方有辰宫五鬼官符(香港政府中有权势的小人,凶残、恶毒、无赖、造谣扰乱香港),南亚地区为午宫岁破大耗,二黑灾煞(蝗虫入侵);寅宫孤辰丧门,东北方戊都天大煞,来自北京的驿马星迁移入香港,及镇压的大煞。香港立命在此妨有脓血之灾,慎之可也。)

大运一白贪狼水星和流年九紫右弼火星西方一九水火既济卦

(四川、西藏、巴勒斯坦、克札米尔、印度西)

水火既济卦:亨小,利贞。初吉终乱。《大象》曰: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预防之。

水火既济卦总断:大功已成,通泰花新日又明。

诗断一:治安方自乱,通泰忌生屯。小利贞西北,花新日又明。

诗断二:仙舟已到绿阳堤,险难今经已别离。福去祸来终不错,不需回首预前期。

诗断三:莫待禄高荣,须思祸与凶。预防兼早备,方可保初终。

(中共自作孽、害人终害已,瘟疫自乱。四绿为四月,离险难。莫贪高官厚禄,须思灾祸凶险。)

水火既济卦《玄空秘旨》云:南离北坎,位极中央。离壬合子癸,喜产多男。相克而有相济之功,先天乾坤大定。(先天干在南离,后天坤在北坎,庚子太岁在北冲南离为岁破、五宫三煞。)

《天玉经》云:坎离水火中天过,龙池移帝座。(先天离在东,坎在西为中天过,龙池移帝座。)

《竹节赋》云:中男合就离家火,夫妇先吉而后有伤。

《玄机赋》云:中爻得配,水火方交。《飞星赋》云:火暗而神智难清。

《摇鞭赋》云:水火破财主眼疾。(庚子太岁在北坎为水,冲南方离为岁破、三煞,离主眼)

西方酉宫属金,内藏奎娄胃昂四宿,昂宿初度入申宫。

酉宫诗云:天德福星入命来,红鸾月老又为媒,独怕咸池卷舌妇,悖然官印贵相催。本年天德天喜福星守命,外有红鸾太阳太阴月德朝拱。立命在此主有婚姻喜庆,大小登科之象,纵有咸池卷舌,不足为虑也。

本年天德天喜福星入命,外有太阴、太阳、红鸾、月德、天乙贵人朝拱,但三方咸池、卷舌妇人相扰,不足为患。主有婚姻喜庆,大小登科之象,忽然有升官、权印相催旺。

大运二黑巨门土星和流年一白贪狼水星东北方二一地水师卦

(蒙古东、河北、北京、东三省、北朝鲜、西伯利亚)

师:贞,大人吉,无咎。

《彖传》曰师:众也;贞,正也。能以众正,可以王矣。刚中而应,行险而顺,以此毒天下,而民从之,吉,又何咎矣。

象曰:地中有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

地水师卦总断:用兵之术。手持大节丈夫心。

诗断一:众力推排处,无心逐有权。虽然烦与冗,利禄胜当年。

诗断二:手操持大节,劈划丈夫心。众力扶邦正,延绅即有升。

诗断三:凶事终成吉,功名未便亨。且图安乐处,莫恋百花生。

地水师卦《玄空秘旨》云:腹多水而膨胀。土制水复出金,定主田庄之当。

《竹节赋》云:坤艮动见坎,中男绝灭不还乡。坤艮四季伤仲子。

《玄机赋》云:坎流坤位,贾臣常遭贱妇之羞。

丑宫属土,内藏尾箕斗三宿,斗宿十九度入子宫。

丑宫诗云:玉人移步出华堂,紫微正照觐龙光,尚有福星兼月德,纵然晦气亦何妨。本年太阳入命紫微龙德正照,三方天德福星月德串拱,虽外有咸池小耗找寻晦气而诸吉匡扶,足以制化。立命在此有喜事重重之兆。

寅宫属木,内藏氐房心尾四宿,尾宿十三度入丑宫。

寅宫诗云:流年立命费周章,分明骑马倚人门,虎视眈眈来欲汝,孤哀泣泪对催官。本年命带丧门兼驰驿马奔走不暇,而且白虎大煞当头,天狗吊客岁破大耗相拱,虽有解神究难解免。立命在此恐有丧服之虞,慎之为佳。

大运三碧蚩尤木星和流年二黑巨门土星南方三二雷地豫卦

(孟加拉国、印度东、斯里兰卡、缅甸西、泰国马来半岛、马来西亚西)

雷地豫卦:利建侯行师。《彖传》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大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祟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雷地豫卦总断:和乐安详。建猴逢旅月迁高。

诗断一:蛰藏宇宙待阳和,一奋春雷变化多,花果园林皆茂盛,建侯逢旅月迁高。

诗断二:任稳心休怠,安身务见机。门前防暴客,早备不需疑。

诗断三:一卷文书事未完,翻来覆去致淹然。木逐贵客如开眼,方得从兹事再全。

雷地豫卦《紫白诀》云:斗牛杀起惹官刑。《玄空秘旨》云:雷出地而相冲,定遭桎梏。

《飞星断》云:豫,拟食停。《摇鞭赋》云:人临龙位产劳伤。

午宫属太阳,内藏井鬼柳星四宿,星宿二度入巳宫。

午宫诗云:立命今年逢岁破,连天哭别泪栏干,吊客脱骖来赠汝,人怀月影剑锋寒。本年太岁当头,外有驿马解神化凶灾于万一惟是岁破大耗灾煞诸凶相缠,恐有灾祸,虽不致连天哭别泪洒栏干,但总非佳兆。立命在此宜勿理闲事。

大运四绿文昌木星和流年三碧蚩尤木星到北方,四三风雷益卦

(新强乌鲁木齐、俄罗斯、蒙古西)

风雷益卦: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彖传》曰:益:损上益下,民说无强。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利涉大川",木道乃行。益动而巽,日进无强。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进,与时偕行。

《大象》曰:风雷益,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

风雷益卦总断:损上益下。贵人暗助行待时。

诗断一:贵人暗相助,行藏且待时。莫爱花开早,须知结实迟。

诗断二:损益之三爻,见善则改迁。李鹿自春来,成荣多感慨。

诗断三:平地起雷声,云开月渐明。小人宜有恨,终又不相刑。

风雷益卦:《飞星断》云:同来震巽,昧事无常。震之声,巽之色,向背当明。

《玄空秘旨》云:贵比王谢,总缘乔木扶桑。震巽失宫而生贼丐。雷风金伐,定被刀伤。

《玄机赋》云:双木成林,雷风相薄。《摇鞭赋》云:雷风长女多疾病。

《飞星赋》云:双木成林,雷风相薄。碧绿疯魔,他处廉贞莫见。

子宫属土,内属斗牛女虚四宿,虚宿六度入亥宫。

子宫诗云:太岁是谁人敢犯,将星护驾又英雄,五月以前添贵子,三冬而后受恩隆。本年将星护岁驾,外逢三台禄勋拱朝,作用非小,虽有剑锋伏尸同垣,白虎五鬼官符相侵,亦难为害。立命在此上半年当生贵子,秋冬营谋得意也。

大运五黄廉贞火星和流年四绿文昌木星西南五四戊己风卦(戊己都天大煞)

(尼泊尔、印度、伊朗、非洲)

戊己风卦:《飞星赋》云:乳痈兮,四五。碧绿疯魔,他处廉贞莫见。

《玄空秘旨》云:我克彼而反遭其辱,因财帛以丧身。

未宫属太阴,内藏参井二宿,井宿二十四度入午宫。

未宫诗云:羡君行运紫微龙,康庄大道日相通,出嫁红鸾归缫茧,陌越扳鞍贵客逢。本年紫微龙德临门地解守命,外有太阳太阴红鸾朝拱,虽有暴败天厄,岁煞六害相侵,然诸吉咸集化解有余。立命在此求谋顺遂可喜可贺。

申宫属水,内藏昂毕觜参四宿,参宿五度入未宫。

申宫诗云:流年三合气应昌,公道声名四海扬,争奈身边眠共虎,金恩华盖水流长。本年禄勋守命,将星仗剑扶持,似觉可喜,惟是白虎指背相缠,恐见血光,对面丧门,妨有外服,虽有吉星,无济于事。立命在此,慎之为佳。

大运六白武曲金星和流年五黄廉贞火星到东方,六五天戊己卦(戊己都天大煞)

(宁夏、甘肃、四川、湖南、湖北、河南、河北、浙江、山东、福建、台湾、南北朝、日本)

天戊己卦:《飞星赋》云:须识干爻门向,长子痴迷。(五黄损主,国家最高领导受灾劫)

《玄空秘旨》云:富并陶朱,断是坚金遇火。庭无耄耋,多因裁破父母爻。

卯宫属火,内藏角亢氐三宿,氐宿十四度入寅宫。

卯宫诗云:太阴生女叫红鸾,重阳天色喜临盆,纵有福星都六害,平安推戴月光圆。本年红鸾入命,太阴当权举头则福星光临,紫微拱照,陌路相逢以为可喜,无奈咸池卷舌勾绞相侵,难免三刑六害。立命在此,若得平顺,太阴之福也。(男女性关系泛滥,陌路相逢,福薄无奈、争吵)

大运七赤破军金星和流年六白武曲金星东南七六泽天诀卦

(巳宫位:缅甸东、泰国、老挝、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东、星加坡

辰宫位:四川、云南、贵州、广东、广西、香港、海南岛、印度尼西亚、菲律宾)

泽天夬卦: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励,吉。告自夬,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彖传》曰:夬,决也,刚决柔也。健而说,决而和。"扬于王庭",柔乘五刚也。"孚号,有励",其危则光也。"告自夬,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

注:夬卦,乃五阳爻方长,上六孤阴得位压制群阳,五阳刚合志同声,以决一阴,去邪就正为君子,上六之一阴国家首领与五阳臣民相抗,"其血玄黄"不利孰甚焉!故曰:"不利即戎"。干阳健行刚直,而日进,上六阴邪日退,故曰:"利有攸往",其危则光也。

《象》曰:"泽上于天,夬,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意将决此天上之水,使至下流,夬之不慎,势必洪水滔天,则一阴未去,五阳反受其害。君子与贤者,应尽职坚守,共食天禄,未尝自私以德自居。靳而不施,否则失夬决之义,故曰:"居德则忌"。忌,禁忌也。

以此卦拟国家,就卦体而言,五阳为五君子,秉干阳之德,刚方中正,群贤在位,不可谓非国家之福也;独惜首居上位者,为阴险奸邪之小人,如汉献帝朝之有曹操,宋高宗时之有秦桧。

方其初,在奸臣亦尝屈已下贤,罗致群才,以收人望,而在正人君子,必不受其牢笼。务欲削除奸恶,以清朝政。或奏牍以辨奸,或奉诏以除乱,计谋不密,反致斥为罪臣,曰为"朋党"。古来忠臣杰士,由兹罹祸者不乏其人,是皆未详审夫夬卦之义者。

泽天夬卦之象:夬卦为神剑斩蛟之卦,先损后益之象。
(一)竹竿上下:有一竹竿,竹有气节,上有文字,代表文人有气节。下有金钱,主历经艰难可望名利。
(二)二人除害:有一勇者在火焰上举剑斩断毒蛇,主勇士觅得勇士同行,代表蛇年、斩断属蛇者。
(三)二人同行:有二文人同行,但前有水(主公元一九八四年甲子岁水运),后有火(主公元一九九六年丙子岁火运),及虎蛇当道(主虎年、蛇年或属虎、蛇之人当道),主出行多会有惊恐之事。

泽天诀卦总断:果断除恶。绿柳堤畔贵人来。

诗断一:主讼多丰足,施恩及下宜。大人宜相见,有励不成危。(国民上访诉讼,政府接见施恩吉)

诗断二:绿柳堤畔贵人来,半是犹疑半是猜。好把归谋重改变,莫教空去却空回。

泽天诀卦:《玄机赋》云:职掌兵权,或曲峰当庚兑。干乏元神,用兑金而傍城借主。

《竹节赋》云:蛇惊梦里,皆缘内兑外干。《紫白诀》云:交剑杀兴多劫掠。

《摇鞭赋》云:天泽财旺女淫。《飞星诀》云:干兑托假邻之谊。

辰宫属金,内藏翌轸角三宿,角宿六度入卯宫。 辰宫诗云:五鬼官符入命来,带来口舌与官灾,虽有解神难庇荫,将星无力护英才。本年华盖守命,将星天解相扶,惟是气色不好,虎视眈眈,剑锋指背,势力炎炎,难免争斗,是非虽有,三台坐镇,恐难化解。立命在此,勿理闲事为要。

巳宫属水,内藏星张翌三宿,翌宿六度入辰宫。

巳宫诗云:月德当头报君知,劫煞遭逢陌路时,三宫岁合天外喜,计来小耗亦难支。本年月德当头,无奈咸池卷舌晦气病符交侵,劫煞小耗缠绕,未免有劫夺破财疾厄之象,幸有天德太阳,三方照拱。立命在此,勿贪意外之缘,减小无端之失。

皇极经世论二零二零年庚子岁金鼠流年

二零二零年庚子岁金鼠值年地火明夷卦,曰:利艰贞。

《彖传》曰:明入地中,明夷。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利艰贞",晦其明也。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卦象日出地则明,日入地则暗,暗则伤明,是以晋卦《大象》"昭明",此卦《大象》"用晦"。所谓变而不失其正,危而能保其安者,得此用晦之道耳。古之圣人有行之者,内修文明之德,外尽柔顺之诚,即至躬履大难,羑里受囚,七年之中,秉忠守职,无有二心,此文王之所以为文王也,谓之"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然文是外臣,与纣疏远,其晦犹易;又有分居宗亲,谏则受戮,去无可往,而被发佯狂,甘辱胥余,此箕子所以为箕子也。谓之"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内难"者,以箕子为纣之宗亲。夫以贵戚之卿遇暗主,去之则义不忍,不去则祸迫朝夕,是尤人臣之所难处。箕子能佯狂以晦其明,得以免难,是殷三仁中之最著者也。总之当纣之世,不以艰贞晦明,则被祸必烈,文王箕子之行,可谓千古人臣用晦之极则也。论二圣之行,文王箕子,易地则皆然。

《大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

通观此卦,明夷次晋,"晋者,进也,进而不已必伤。"时有泰否,道有显晦,时与道违,虽圣贤不能免灾,晋之时,明君当阳,康侯得受其宠;明夷之时,暗主临下,众贤并被其伤。太阳入地中,明为之所夷,故贤虽正不容,道虽直不用。仁者怀其宝,智者藏其鉴,"用晦而明",得其旨焉。

就六爻而分言之,初九为明夷之始,当逸民之位,见几早去,以潜藏为贞,有保身之智,如伯夷,太公是也。六二文明中正,为离之主,承坤之下,当辅相之位,以匡救为贞,守常执经,如文王是也。九三当明极生暗之交,与上六相应,通变达权,顺天应人,如武王是也。六四奔暗投明,见几而作,知上六之不可匡救,洁身而去,如微子是也。六五居坤阴之中,分联宗戚,职任股肱,不幸而躬逢暗主,以一身系社稷之重,能守贞正,如箕子是也。上六穷阴极晦,与日俱亡者,如商纣是也。

总之,明夷全卦,以上六为卦主,下五爻皆为上爻所伤,就中内三爻所伤尤甚,故皆首揭"明夷"二字,以示伤害之重也。其象以上卦晋为日出,此卦为日落。日者君也,君以贤人为羽翼,以忠臣为股肱,以其身为元首,以亲戚大臣为腹心,乃可登天而照四国。今初爻羽翼伤,二爻股肱伤,三爻元首堕,四五腹心离,上爻之所以入地,其伤节节可睹,其象历历可危。后世人主,当取以为鉴。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坤为政府,坤土过厚而致暗;下卦离为臣民,离火虽明而被制。明在地下,是贤臣遇暗主之象。盖身当乱世,动涉危机,才华声誉,皆足招祸,是以庸庸者受福,皎皎者被害,亦时势使然也。君子处此,常凛履薄临深之惧,倍怀轁光匿彩之思,有才而不敢自露其才,有德而务思深藏其德,或见风而早退,或明哲而保身,是谓"用晦而明"之君子也。

地火明夷卦总论:光明熄灭。疾病难量事必伤。

诗断一:因甚艰难无不成,明宜莅众晦时明。无伤尤有迍邅志,进步亨衢指日升。

诗断二:惊重损失两头灾,谨密须防暗内来。虎尾蛇头如度得,身安尤自恐伤才。

(虎正月尾、蛇四月头十日,前后惊重损失两头灾,谁人能渡过身安尤自恐心伤损才)

诗断三:人人地中伏,明夷事必伤。阳人须保卫,疾病恐难量。

(人人地中伏尸,明夷卦出瘟疫,阳间之人须保卫,瘟疫疾病恐惧难以衡量)

地火明夷卦初爻:上半年,初六爻由冬至(公元二零一九年己亥岁、十二月二十二日、农历十一月二十七癸巳日交冬至起至小寒、大寒、立春、雨水至二零二零年庚子岁三月四日、农历二月十一日丙午,共六十日。)

诗断一:垂翼遥飞去,皆因避远行。一途涯际室,又是满青春。

诗断二:一足踏两船。一镜照两边。团圆专费力,费力又团圆。

地火明夷卦二爻:(二零二零年庚子岁、三月五日、农历二月十二日丁未交惊螫起至春分、清明、谷雨、立夏至二零二零年庚子岁五月十九日、农历四月二十七日壬戌,共六十日。)

诗断一:所伤尤未甚,速可救禳之。我时春光至,灾消福禄垂。

诗断二:在股忌夷伤,浓云翳太阳。乘骑千里去,懮重恐分张。

诗断三:若问行藏事,行藏意可求。暗云风卷尽,明月满层楼。

地火明夷卦三爻:轻恐致灾危。

三爻阳刚得正,志在诛灭六爻昏君,但天下昏暗已久,除暗复明要慎重,夜袭也是一种极容易克敌制胜的战术。爻辞中所描述的便是一次成功的夜袭经过,不但打败了敌人,而且还俘获了敌人的头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黑暗不明,所以不利于穷追不舍,将敌人斩尽杀绝。

(二零二零年庚子岁、五月二十日、农历四月二十八日癸亥交小满起至芒种、夏至、小暑、大暑至二零二零年庚子岁八月六日、农历六月十七日辛巳,共六十日。) 诗断一:向明为得地,大行有施为。凡事须当缓,轻恐致灾危。

诗断二:一奔南北狩,多少事悲伤。得遇海南客,成名过北塘。

诗断三:虚名虚举久沉沉,禄马当来未见真。一片彩云秋后至,旧时风物一时新。

地火明夷卦四爻:下半年,六四爻(二零二零年庚子岁、八月七日、农历六月十八日壬午交立秋起至处暑、白露、秋分、寒露至二零二零年庚子岁十月二十二日、农历九月初六日戊戌,共六十日。)

诗断一:恐见伤心事不宜,月明两畔暗云飞。门庭一女怀悲怨,成器荣身果子疑。

诗断二:阴贵相遭遇,懮危已脱身。更宜图进用,名利得从心。

诗断三:箭射檐前鹊,巢深子不伤。一件恶烦恼,翻成大吉祥。

地火明夷卦五爻:(二零二零年庚子岁、十月二十三日、农历九月初七日己亥交霜降起至立冬、小雪、大雪、冬至至二零二一年辛丑岁一月四日、农历十二月二十一日壬子,共六十日。)

诗断一:遇时方暗昧,当且晦其明。自守当贞正,终能保吉亨。

诗断二:一登尊禄位,不可望凌高。恐有夷伤日,垂钩阻铒鳌。

诗断三:重关深锁闭,谨要小提防。若不知谨戒,因遁成大殃。

地火明夷卦上爻:(二零二一年辛丑岁、一月五日、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癸丑交小寒起至大寒、立春、雨水至二零二一年辛丑岁三月四日、农历正月二十一日辛亥,共六十日。)

诗断一:远诏自天来,争地事反复。人地不明时,佳人水边哭。

诗断二:莫道事难为,美中事不宜。东风轻借力,吹了又芳菲。

地火明夷卦之象:凤凰垂翼之卦,出明入暗之象。

《一》一人逐鹿:一人在旁逐其鹿,预兆不能得其禄

《二》井旁钱缺:说明会破财甚至灾厄

《三》妇人陷井:妇人陷于井中,井栏上有虎,进退两难,说明要当心受伤,不宜轻举妄动。

(井栏上有属虎之人,设陷阱困妇人于井中。香港林郑月娥及孙春兰应此象。)

京房易传论地火明夷卦贵贱等级的六个爵位:

"京房"将六个爻位(自下而上)配以贵贱不同,等级有别的六个爵位,即初爻元士二爻大夫三爻三公四爻诸侯五爻天子上爻宗庙

地火明夷卦卦义:在光明受阻之时,贤者以明德被创伤,面对的局势非常艰难,唯有觉悟局势的艰难,守持正固,刻苦忍耐,轁光养晦以自保。

地火明夷卦初九爻义:"初九"元士(知识分子、商人、科学家、人民)阳刚处明夷之初,能及早潜隐避难,自晦不用,但识时过早,未必为人所理解,所以会遭到主人的责怪。

"六二"爻义:"六二"大夫(县、市级公务员),柔顺中正,当明夷之时,其志难行。故使左大腿损伤,自晦明智以守正,然后再借助良马迅速挽救,逃离险地,结果吉祥。

"九三"爻义:"九三"三公(省级公务员)处下卦离明之终,阳刚得正,于明夷之世,志在诛灭上六暗君,开创光明。但天下昏暗已久,除暗复明之事必须慎重,应持正待时。

"六四"爻义:"六四"诸侯(国务院、国安委、警察、军队海陆空各军种)坤地之始,身在暗地,柔顺得正,下应初九,故能知"明夷"时的内情,毅然出门远遁。

"六五"爻义:"六五"天子(国家最高领导人)柔顺得中,又最近"暗君"上六,似箕子之近商纣,故意伤害自己以避祸,利于晦明守正,不为昏暗所没。

"上六"爻义:"上六"宗庙(国家退休最高领导人)处明夷之极,为"暗君"之象。不仅不发出光明,反而带来黑暗,且其他五爻的光明,也被他损伤,所以终于堕入地下,这是违背正义,必招致失败的结果。

地火明夷卦互卦雷水解卦:震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往,夙吉。

雷水解卦卦义:舒解险难,应当用柔,使群情共获舒缓,与民休息,不再烦琐百姓,才有利。不使纷扰延续下去,才获吉。

《彖传》曰:解,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解。解"利西南,往得众也""其来复古",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时大矣哉!

《大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过宥罪。

批注:十二消息者,坎为十二月至正月之卦,坎五六两爻,值雨水惊蛰;震为二月至四月之卦,震初爻,值雷乃发声,三爻值谷雨。解为二月公卦。《大象》"雷雨作"盖因其时而取象焉。

坎为习、为阴、为险、为罪、为灾,故有过有罪;震为雷、为缓、为生,故用赦用宥。君子(圣人)法之(咒法),号令如雷之震,天下无不耸动;恩泽如雨之降,天下无不喜悦。夫使幽闭久系之人(被长久隔离之病人),一旦得"赦过宥罪",驰其禁锢,脱其桎梏,如出陷阱而复见天日,则其犹闷郁结之气,无不解散。是君子(圣人)与民更新,以之解万民之难也。

诗断一:一径西南别是家,秋风吹谢满园花。经轮又钓长江畔,若获佳鱼扰自赊。

诗断二:本是龙门客,年来始跨鲸。瀛洲留不住,金殿缀公卿。

以此卦拟国家,卦自明夷来。自家人而睽,而蹇,而解,皆为周兴殷亡之象。解为文王羑里脱囚之时,其"利西南"者,文王化行西南之地。虞芮之质成,其"无攸往"也:崇密之翦伐,其有攸往也。所以动兵兴众者,时当险难,不得不动耳,不动不能以免险,且不能以济天下之蹇也。迨至商郊誓师而来会者八百,是得众也,即得中也。周之所以脱大难者在此解,周之所以集大勋者,亦在此解也。王怒如雷,王泽如雨,后之王天下者。唯以法周者法天而已。天地得阳和而雷雨作,万物得阳和而萌孽生,治道亦犹是焉。

雷水解之象:解卦为春雨行雷之卦,忧散喜生之象。

《一》二位道人:下方一位道士手指门,象征将入天门。后面一位道人献书,寓意上表章,得功勋。

《二》旗帜飘扬:空中有一旗帜飘扬,上书捷字,说明将会大捷立功。右下方一刀插地,为演武用兵之兆。

《三》贵人与天鸡:一贵人于云中,步云梯徐徐而下,一只鸡在其身旁鸣叫,为声名远播之兆。

地火明夷卦的反对体之卦"综卦""火地晋"卦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火地晋卦卦义:光明出现在地面,象征万物柔顺地依附太阳,得到生长。用人事比喻,就是臣顺从,依附于明君,得到升迁,得到嘉奖。主吉祥。

《象传》曰:晋:进也。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面上行,是以"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

《大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批注:此卦离日坤地,取象"日出地上"。日出地而上进,光升于天,明丽于地。顺而柔者坤也,丽而明者离也。"大明"者,明君也,"上行"者,臣之升进于上也。谓其时天子大明在上,诸侯恭顺在下,明良相济,君臣一德,天子褒赏勋功,蕃赐车马,一昼三觌。宠赐甚隆,品物蕃多也,接谒甚优,问劳再三也。考大行人一职,曰"诸公三飨,三问三劳,诸侯三飨,再问再劳,子男三飨,一问一劳。"即天子三接诸侯之礼也。"赐马",即观礼所谓匹马卓上,九马随之也。

诗断一:二姓合新婚,资财满目前。从今百事泰,两处保团圆。

诗断二:建侯安万国,锡命日三来。利禄荣千百,佳音远地来。

诗断三:云蔽月当空,牛前鼠后逢。张弓方欲挽,一箭定成功。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为政府,得火之性,能启国运之文明;下卦为人民,得地之性,能柔顺而上进。上以其明照临天下,下以其顺服从天上。《象》曰:"明出地上",谓日之初出,渐进渐高,喻明君之擢用贤臣,登进上位也。顺必丽夫明,则顺乃有济,柔必进于明,则柔得其正,不然,顺以取悦,转致蔽其明也;柔而生暗,必不能以行也。故《象传》曰:"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此晋之所以言进也。

火地晋卦之象:晋卦为龙剑出匣之卦,以臣遇君之象。

《一》鹿衔文,官人泣:一官人掩面哭泣,说明有悲凄感激之事,官人旁边有鹿衔书,说明有任命文书。前面还有一堆金宝,说明有财有利。

《二》枯树生花:枯树生花,主其人晚年发迹,或晚些时侯事成。树旁有文字破,主不全不完美。

《三》鸡衔秤,球沉泥:一球在泥上,为事沉之象。右下有鸡衔秤,鸡主授时,衔秤天明卯时鸡鸣至下午酉时有准。


公元二零二零年庚子岁金鼠流年运程    完
上一页          下一页
往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