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佛心中心印品中     卷下(法别)

三藏菩提流志奉 诏译


尔时,"阿难"处大众中,潜然忧愁。于其中间,诸有经律,一切藏门,俱然掩闭。诸大金刚,及诸菩萨,一切所有灵祇,游世界者,乃至诸大,龙神仙众,及百千万亿世界,四天王等,乃至释梵诸天,悉皆迷闷,顿失精光。唯有诸佛,能知广大因起,各各安坐,皆自于身及心,放微细光,自想慰问。

尔时,"毘卢遮那如来"复于身分,更开异色,无量威德,大端严光。其光普照,乃至有罪无罪等,如是众生,皆得无怖。复于光中,演说微细音声,告诸佛言:「诸大圣众,此威光难知,此威光难测,唯有大圣,与我力等,与我心等,与我慈等,与我悲等,与我解等,与我知等,与我辨等,乃至世界,所有知量,能尽知者,即能知此光明。所谓因缘,而得种种知见。」

尔时,"阿难"于其闷中,心有少省,强自意持,即起问"毘卢遮那"言:「世尊,其此光者,唯说诸佛耶。」佛言:「是善男子,唯佛能知。虽有菩萨,未同佛见。」其时,"阿难"前礼佛足,五体投地,眼中垂泪,以偈问曰:

世界有菩萨,现身得为佛。世界有菩萨,能化无边身。世界有菩萨,能知佛所知。

世界有菩萨,能解众生缚。世界有菩萨,遍入诸佛刹。世界有菩萨,种种示方便。

世界有菩萨,堪忍入诸苦。世界有菩萨,摄众于己身。如是诸菩萨,皆是灌顶主。

示同诸佛身,应念现诸境。神通波罗蜜,其实不思议。能于急难中,无畏大自在。

我观如是等,与佛亦无异。若具受持者,同佛不思议。诵持佛法藏,一一皆遍了。

即此法云顶,皆是满足位。云何此人等,不知此因缘。若此不知者,下愚何能了?

尔时,"毘卢遮那佛"于光明中,出大音声,歎"阿难"言:「善哉!佛子以是等,菩萨虽有大慈,慈不遍故,所以不知。虽有大悲,悲不遍故,所以不知。虽有大忍,忍不遍故,所以不知。虽有大通,通亦不遍。虽有大力,力亦不遍。虽有示现,示现不遍。虽有无碍,无碍不遍。如是不遍,一一菩萨,皆悉有之。若得遍者,了见佛性,即能知我。此事佛性,犹故未了。云何能知,如来量处?」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是菩萨,犹故不知,一切众生,云何得解此理?」佛言:「汝我此亲承,第七佛"释迦牟尼"。次当宣说,一切众生,自然得了,能奉持者。一切众生,自然得解,我之所说。」

尔时,"阿难"即问"释迦牟尼佛"言:「世尊,此事云何?我自亲承,供养已经劫数。唯愿为我,示现及诸法要,我欲修行流注,众生心际。」

尔时,如来告"阿难"言:"阿难",我今示现,如是神力,汝等递相告,语慎勿惊怖。」"阿难"即受如来,语告大众言:「大众当知,大众当知,高声三告。」其时,"阿难"不觉,身腾处虚空中。大众仰观,见阿难身,谓是"阿难",得无碍通。其时,音声遍至,"阿迦尼吒天"所有世界,尽皆知闻。"阿难"白佛言:「世尊,遍告已讫,唯愿示现。」

尔时,世尊即以四十齿,俱时齐密,入慈愍定。计念心中心呪,作是念已。复以右手中指,指于南方,以足大指桉于地。其时,所有世界,及非世界,所有地狱,涌出虚空,复于上方世界,所有诸雨,雨宝莲华,破此地狱。其时,世界无有,一人受诸苦者,秽恶都尽,俱得法眼,见于如来。复有示现,一切世界,诸大药叉,及罗刹王,护梵帝释,四天王等,一切饿鬼,及阿修罗王,如是之身,皆得神通。所谓通者,善通慈愍,普覆众生,如佛无异。

复有大通,于虚空中,雨微细雨,所有一切,起愿求者,皆得满足。缨重疾病,承此闻力,皆得除差,饿者饱满,热者清凉。复有大通,遍十方界,所有众生,当尔之时,一一皆论,说佛心地。复有大通,若有众生,在母腹者,处胎孕者,为儿者,即能忆识,过去心地,知所生处,本所经事,竝能记持。复有大通,十方世界,诸恶灾毒,永劫不起。复有大通,其通光明,遍十方界,一一界量,是佛及诸菩萨,乃至声闻,四果等类。俱得明见,无有疑滞,俱时皆能,明遍三界,尽诸苦际,同佛寿劫。复有大通,其通光明,现五种色,一一色中,五百万亿,"那由他殑伽沙化佛"俱将眷属,大菩萨众,昇空而来。所是眷属,皆能论说,佛心中心,所有法要,即自明解。复有大通,其通光明,遍十方刹。其时,大地动摇,三十六遍,星宿日月,应时堕落,遍于八方,所有魔及魔民,皆捨魔业,退其威神,即得佛通。佛通已俱,能忆识本所受业,即生悔恨,求哀忏悔,自求出家。无有一人,心不定者。

佛告诸善男子:「其此通光,遍十方界,有大威德,三明六通,具八解脱。如法修者,直至佛身,更无异身。何以故?以诸佛心,同时证故,以诸如来,同印可故。我"卢遮那者"是佛母,常于此中,自住持故。所有愿求,自印可故,自满愿故,自观察故。自与一切,为灌顶师。所有学者,自来证故。能知佛心者,广遣诸天,来供养故。令诸金刚藏王、密迹菩萨,为绝灾变常覆阴故。又遣一切诸天,不可识者,求围绕故,乃至世界,所有化形者、变形者、种种伏匿者、潜隐世间者,常来护卫故。上至"释梵诸天"、药叉天众,来从伏故。四海跋陀,鬼子魔母,恶鬼药叉等,一切非行,乃至如是等众,无不顺伏者,必当如法,依我佛心,取佛心法,必当证效,更无异法,而能成我此心事者。」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此心法,佛自依持,以大神通,即得如法也。乃诸菩萨金刚,久处佛行,亦至佛所,即能学佛,坚固住。决定不退,得菩提证。如诸下愚,欲乐求者,云何得至?佛力广大,威德玄旷,志行甚深,住大忍力,然始得成。今者云何?欲令众生,修学此法。云何得如法?云何证验?云何能了见?众生心事当见之,时有何法,则得辨邪正。复有何法,令诸魔王等,一切诸大恶王诸,馀变怪即自调伏。复有何法,立证佛心,我闻契经所说,久受懃苦,具修诸度,犹未即证,我今不知所趣,唯愿为我解说,一切所有法要,证验成佛,及世间所知。」

佛讚"阿难"「善哉!善哉!汝欲知者,听受思惟,我今当说,,"阿难"其此佛身,世间有谁能识,有谁自知,有谁行行,一无差失,有谁能知,尽生死际,实无有知。唯佛与佛能,知此事。,"阿难"我此心呪,但行慈悲,日持千遍,得满千日。佛力自成,所作自成,十地愿力,不能迴也。复有一法,欲知验者,持十万遍,外含一口水,心诵百遍,应有所作,以水喷之,诸苦除灭。若得除者,必定大验。持至百万遍,喷山得倒,众罪得灭。诸有灾疫鄣,于世间作,不祥者。于晨朝日,喷一口水,得满三日,灾疫即灭。能护大千世界,地及虚空。欲定邪正者,取一铜镜,无间大小,呪经万遍,持行乃至,邪正必定决了。若欲知此心彼心,诸佛心、菩萨心、金刚心、诸天心、四果圣人心、四海龙藏心、及龙王心、天王心、日月星宿心、药叉罗刹心、一切鬼神王、乃至世间,隐形伏匿心、及世间众生心,并知所缘之处,桉"法华经",庄严六根功德,从此而生。佛子必定,凡夫必定,菩萨必定,金刚必定,能作此法,馀无能者。」

"阿难"复白佛言:「世尊,如修此法,有何坛界,有何药木,有何供养,有何香花,有何綵色,有何知识,用何处所,请具说之。」佛告"阿难"「汝为颠倒,为是正问。若是正问,即此颠倒,若正者不应问。此如来心,从色生邪,执法,像法,事法我都不为。唯有心法,至心实际。"阿难"无有一法,攀缘至如来处,心无异境,唯一是实。"阿难"若一切事法,能作佛者,何不于事,放大光明于身心。若于身心,当知事法,一无事立。

何以故?我昔凡夫时,往"尼佉罗山"见诸呪仙,作种种法。我于彼时,近得此呪,纔经七日,其诸呪仙,不识我身,为此恶人,作种种恶术,欲降伏于我。尽其神力,以经七日,殊无所获,唯自燋枯。我时怜念,即语诸仙,当知如汝力者,纵尽大劫,不能害我。若害得者,无有是处,诸仙齐来,即语我言:「汝得他心智耶?知我有害。」我即告言:「我得。」诸仙问言:「既是得者,我有何害?」我即告言:「汝等併隈平章,此是恶人,宜作某法。在併隈处,作彼人形,以刀刻之,其人即死,不复前进,传说我辈。」其时,诸仙闻说此事,心即憔悴,即来顶礼于我,复问我言:「圣者云何知耶?」我即答言仙众:「汝等是妄,我即是真。汝即是邪,我即是正。汝即见有,我即见空。汝即是枝叶,我即是根本。汝即是虚,我即是实。汝即是谄佞,我即是直信。汝之有法,从我而生。云何儿子反害父母?岂有枝叶,相害于根?岂有虚伪,害得真实?岂有萤火,害得日光?岂有微土,能竭大流?岂有毒药气,能破甘露味?岂有罗刹,损得佛身?岂有蚁子,撼须弥山?」

尔时,诸仙闻我此语,心生嗔怒,共我捔力,以诸星术,怖愶于我,我时须臾忆念定。即在心以气,嘘天诵呪七遍。黑云遍空,星宿不现,日月无光,我复吹地,其地动摇不安,经七日,我复以心,召唤十方佛,十方同时,来至我顶。应时我身边,所有与我同类,唯我能知,诸佛亦不觉,我复以眼,视于十方,其时仙众,惶怖无计。求哀顶礼,依附于我,复重忏悔,唯愿救护,令我无畏,我即以佛心观之,即得无畏。即于我所受,佛心中心法,便得神通。"阿难"我此心法,与十方所有,诸恶心法为主。若人求一切事法,及非事法,是世谛法,出世谛法,不依我此心法,别得神通者,无有是处。」

尔时,"阿难"复问佛言:「如上所说,有定印者,其印如何?愿为宣说,定印轨则。」佛告"阿难"善听:「先以结伽趺坐,念我心呪一七遍呪,手然结定印。先仰左手搭于交脚,即以右手仰安左手上,以十指与脘骨齐,以右手中指捻大指上纹成。若人诵呪,一百八遍三度,踊身乃至,地下虚空,及三十三天,皆悉抚心生善,一切诸大恶王,能害人者,能障道者,皆使念佛,令不谤佛,令诸众生,得佛菩萨,永不退转,识宿命智。如来常以,此印召慕有缘,令其大地,三十六种震动者,常用此印,此印功力,不可具说,所有持者,但自知之。」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来所持能如是,其未得佛心者,云何持耶?我见诸药,或香或臭,我见诸水,或浊或清,我见日月,或明或暗,我见所修,或凡或圣,或佛或魔,或想或像,或有或无,或安或危,或是或非。如上事者,乃有无量。先后定境,像颠倒幻化不一。云何如来,以诸凡夫,同佛持耶?若得佛持,一一佛业。若非佛持,即是魔业。云何如来,以诸凡夫同一佛心?」

佛言"阿难"「善哉!善哉!一切凡夫,能受持戒,我此心者,实同我心,即同我力。若不得者,我受轮廻,六道生死。所说言教,并是虚妄,坠堕众生,当知我即,是魔非如来也。"阿难"汝当有疑,"阿难"汝更听我所说,若有众生,能持此法,即如来心,如来心藏,此人守掌,当知此人,即如来眼。所有瞻脉,与佛齐等。当知此人,如是求手掌上,安置是人故。当知是人,是如来顶,如来顶上,安置此人故。当知是人,是如来心,如来心藏,付属是人故。善男子,当知是人,是如来依。久远过去诸佛,依护此人,广救世谛故。当知此人,即是佛树,即是佛日,永劫不灭。当知此人,是佛金刚山也。假使世界,千万亿恒河沙数,诸恶灾祥,同时出现,大地倾覆,一切山河,大海目真,隣陀山、铁围山、大铁围山,及十宝山,一时倾覆,龙藏浩沸,天地变灭,星宿堕落,众生都尽。此人不畏,灭没破坏,无有一切诸恶,能得其便。何以故?」佛曰:「护故,于佛衣下,自藏隐故。菩萨盖中,自安身故,一切金刚,得佛所勅,卫此人故。一切所有,自恭敬故。若常持者,当知此人,必得佛身,不错谬故。"阿难"若有众生,持我此法,不得佛者,我即退位,入"阿毘狱" ,更无寿生。佛誓以一切众生,及"阿难"身,遍体血流,大地坏裂,日月不现,星宿隐没。其时,为"阿难"有疑心故,现如是事。」

尔时,"阿难"唯身及心,莫知所守。其时,如来见"阿难"心悔,即为"阿难"说除疑偈:

诸佛境界中,小根所不及。久远诸佛语,菩萨不能知。诸佛神通中,是境见非境。

久远诸如来,同我此一心。此心非诸心,此心即是佛。若行此心事,无不离世间。

过去诸佛心,未来及现在。中及菩萨等,及于诸天身。下愚凡夫类,能持我此心。

速证无生忍,更不住世间。菩萨声闻众,及馀四果等。上及于诸佛,无不由是生。

持戒得圆满,信施有得报。存念常不退,在在所生处。常喜得逢迎,所说诸言教。

皆是佛心智,念念得果报。皆亦由是生,一一诸如来。说量无穷尽,一一佛神力。

复有无量方,一一方面中。复有无量佛,一一佛神足。皆从佛心起,一一佛心中。

摄入心中心,如此心中心。说佛不可说,一一不可说。斯亦由是生,世间非世间。

出世非出世,善巧诸方便。言说诸记论,祕密陀罗尼。他心自在定,过去现在智。

未来得成果,斯亦由是生。魔王转轮王,梵天自在等。一切诸有力,从佛心所转。

邪术与正印,见闻即辨了。如是圣心力,广达众境界。斯亦由是生,如来印众道。

降魔度非人,神变及自在。视入诸非境,为众断苦缚。震动诸世界,视入一缘中。

大慈满十方,斯亦由是生。一切众生类,种诸福业等。成熟不成熟,他心自在智。

决了所生地,一一遍十方。一切诸众生,闻音皆信佛。是广长舌相,斯亦由是生。

十方诸国土,天上及下方。乃至万刹土,一一刹土中。皆有万世界,众生不可量。

闻音皆信佛,如是舌相等。斯亦由是生,光音遍淨天。或及非世界,有形无形等。

俱能含佛性,有流及无光。虚空影响类,堕形中叐中。承佛即归念,不信及阐提。

斯法不断等,俱得因缘者。如是诸众生,承光得离世。此亦由是生,下愚凡夫等。

能持佛心呪,即同佛心地。具六波罗蜜,当获大神通。遍照诸佛界,即具六神通。

所说如诸佛,举足及下足。皆得大神变,是语及非语。问悉一音同,纵是佛非身。

所说佛正智,凡夫及圣行。发念等菩提,一切果位中,皆是佛心力。

佛告"阿难"「我此句偈,如虚空花,以佛神力,即便住虚空中,成菩萨盖。其此盖下,复有"百亿殑伽沙那庾多"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无边量化佛。复有如是,不可说量法身佛,复有不可说,量报身佛。一一眷属,皆是菩萨,唱导之首。复有不可说量菩萨,一一菩萨,复有无量眷属,皆是人中,唱导之师,皆是三地、四地及八地等,而共围绕。如是等佛,及菩萨声闻,缘觉四果圣人,一切诸天仙,无量世界四天王,梵王帝释,及阿修罗,及一切罗刹,夜叉鬼神众,一切大威德者,大神通者,大护念者,大慈悲者,大自在者,皆共围绕此盖。持心不退,受佛心中心法。其时,即有大不可说,不可说数地神,各持一千叶莲华,承此如上,持呪人足,游腾十方,现光明身。其光皆现,紫磨黄金色,一一众生,见此光者,即断有流,得入佛定,即见大千世界,所起因缘,所作事业,皆悉明了,无不获果。」

其时,"阿难"以偈讚歎佛,

善哉我师释迦文,一音遍了大千界。以一微音度脱了,众生身分不觉知。

善哉如来自在光,是臭非臭皆照触。自心涌出甘露水,灌洗得淨不觉知。

善哉无畏自在心,能以无畏怖诸虎。野象毒龙皆自伏,自然生慈不觉知。

善哉无畏神通王,出语大千皆震动。动以自然来归伏,伏以其心不觉知。

善哉无量慈悲心,能以慈悲流诸趣。一切德慈修佛法,所修慈者不觉知。

善哉无量善藏王,广付善哉与众生。所持善者得善定,持善之人不觉知。

善哉无量宝幢王,将此幢光阴世界。众生蒙呪脱苦缚,得离苦者不觉知。

善哉无量大法树,能与大千作阴凉。所有住阴离热恼,得离恼者不觉知。

善哉无量大法镜,照破一切黑冥暗。得明心中出智慧,具智慧者不觉知。

善哉如来一音声,所闻持者得一味。如是一味遍众生,尔乃名为大慈悲。

我今下愚凡夫智,若欲歎佛无穷尽。具以微心少歎耳,愿佛慈悲纳受之。

尔时,"阿难"偈讚歎佛,以白佛言:「世尊,我今愚浅,虽讚歎佛,佛神德故,我不能宣。世尊,如是因缘,如是神力,如是自在,如是决定,我未闻见!如来因何,今乃说尔,如来久知众生,根性浅深,皆不等学。何故昔时,不说此智,普及众生,而令有来往耶。」

佛告"阿难"「我此心中心,常于我前,我未出世,此心出世,我未受生,此心受生,我未得定,此心先定,如是定慧力,是佛住处,是佛行处,是佛定处,佛思惟处,佛觉悟处,佛行道处,佛决定处。"阿难",一切菩萨,金刚诸天,下凡夫诸馀神鬼,夜叉罗刹,星宿诸天,幻术魔王如是等,能行我心,即得我通。若不行我,此心法者,欲贪我通,无有是处。」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来心,十地菩萨,由不能知,纵有知者,从佛退位,然始知之。今众生,欲修皆是下浅。而心不了,愿决相貌。」

佛告"阿难"「我与汝说,心中心相貌,不离一切众生。有十二种心,是佛心中心事,何者是耶?

一心者、自身相苦,而不辞苦,自心处苦,而见一切众生,受非苦时,念念称说,大悲愍生,决定心。自身不见苦,于法无所得。能见众生苦,救护以命,彻到得出离者,是名第一心。

二心者、观一切苦,如现前想,而不动转,观一切苦,作不定想,自身有苦,如入三昧想。有诸恼乱,来相及者,作入四禅想,一切怨家,来作父母想,欲救诸苦,观此苦人,如孝顺子,向父母想,是名第二心。

三心者、将自心事,同他心行。将他心事,同自心行,乃至一切身分与己身分等,一切所欲,与己所欲等,一切邪心,与正相等。世间一切法宝,重如己命等,世间三光,如己眼光等。乃至所有,食饮妙药,差身病等,是名第三心。

四心者、于佛念处,作成佛想。我当住持,常不放捨,如"毘沙门王"掌舍利塔,如十金刚藏,共持一金刚珠。如十世界跋折罗神,共持一跋折罗杵。如十世界,观一日光。亦如十方众生,同一世界,是名第四。

五心者、能于诸佛,一一言句辨论,一一说法,一一法树,一一印契,一一神通,及大小力,用而歎己,身于法堪,作下劣想。一一思惟,不入睡眠,决定生心。为大千界,是信非信,但无所损,是名第五心。若能如是者,即得五眼清淨,明见世界。

六心者、于六度中,摄诸心,入慈定门。摄"毘那夜迦"为六种善知识:

第一、"毘那夜迦"名为无喜。此人来时,令人心中,喜怒不定,多行杀法,师即以"羼提波罗蜜",摄入慈忍定,作慈忍王。

第二、"毘那夜迦"名为幻惑。此人来时,心所动乱,令人不定。于众法中,亦不印受。于动乱时,即以禅波罗蜜摄入,号为"不动智"

第三、"毘那夜迦"名为妄说。此人来时多喜。于绮言中,生决定心,于诳语中,生直信。于清淨中,生贪欲心,生染污心,令人颠倒。即以"尸罗波罗蜜"摄入号为善巧方便主,即令此人,无所能为。

第四、"毘那夜迦"名为执缚。此人来时,即令行者,翻礼魔王。其此"毘那夜迦"常与一切魔王,共为伴侣,所以,现魔大身令归依,摄入信心,转动惑乱,既觉知已。即以"毘梨耶波罗蜜"摄,号名为大方便王。

第五、"毘那夜迦"名为可意。此人来时,令人悕望,心成就,专行劫剥,广求财物,将为麁用。先以财心,后乃方施其人,常与饿鬼王居野,令此人常无厌足。无厌足已,此一切法力俱失。即以"檀波罗蜜"所摄,号为大施主王。从此摄已,贪心亦尽。

第六、"毘那夜迦"名为作伪,其人来时,纯辨非法,不得正智,多见过患,妄生法相,无利求利,广行异说,为众导首。于正法中,起谤法心,即以"般若波罗蜜"所摄,号为智慧藏王。复有 "毘那夜迦",名为断修。此人来时,一切念心,俱时都尽,惛惛重睡,复生众病,发动外魔,为作内障,令人怖惧。多起妄见,念异法想。如是诸想,即以无畏所摄,但行大悲愿为眷属。其人即自臣伏,得臣伏已,物非呵责,是为第六。

七心者、于七菩提分,我常懃求。所修功德,常施一切,摄一切众生苦,我身待受,令一切得,见闻觉知。令一切众生,去离魔境,是名第七心。

八心者、于八圣道中,常无厌足,常生十信,存十善行,不说人过,不自讚,不毁他,无想施,不望报。常行施,誓持法,无疲厌。如愿教行,不失本心,是名第八心。

九心者、不欺众,不嫌法,不我慢,不增上,不执着,不诳他。常行质直,所修行愿,一一记持,佛及僧宝,接足承事。所礼尊像,不轻慢礼,一一如法,是名第九心。

十心者、须存十信具足,第一、知佛常住在世,有大神通。第二、信法深远具大,方便力,有决定力。第三、信佛慈愍,广施法要,拔济众苦。第四、(待补)。第五、知佛于五垢中,常现慈光。第六、信佛于六贼中,如父母。第七、信佛于七孔,常出佛音。第八、信佛于六十二见,无爱憎想。第九、信佛于五恶浊世,常度众生,说无碍心,无有边际。第十、信佛菩萨,及诸金刚,常现神力,能化众生,一一成佛,若如是者,名第十心。

第十一心者、于诸法中,一切言论,义辨慎,勿自讚。不讚己善,不近豪贵,不捨众善,深观菩萨,如在目前。一切怖惧,渐自降,摄章佛菩萨,自然除尽,是名第十一心。

第十二心者、深观自身,若有少慢,自当加持。若有怠惰,自当捨身。若有麁横,捨豪贵友。若有多慢,自须调伏。若有多诳,观利刀境。若有多贪,执火而居。若有多欲,当观臭肉。若行污秽,先观牢狱。若能如是者,是佛心中心法,决定佛心,更无疑也,是名第十二心。」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如佛心中心,直是佛境界耶,及众生境界耶。若有众生境界,同此十二心者,此心非众生行处,若众生行,得如上事,即无有疑。云何众生,能行此心?」佛告"阿难"「但自持之,十方冥证,非汝所测。汝若能测,何名"佛心中心"耶。」

尔时,"阿难"复白佛言:「世尊,如是法契,言不虚妄。今欲所问,佛当许不。」

佛言:「汝欲何问,任汝所言。」

"阿难"问佛言:「世尊,其有众生,欲求脱苦,欲求降魔,欲求摄持,为有馀法,为用心中心耶?若用此心中心,未见法则。」

佛告"阿难"「汝欲知法善听,复当为汝,更说"随心陀罗尼" ,即说呪曰:唵摩尼达哩吽泮吒(又一本呜吽摩纫驮唎(二)虎吽(二合二)泮吒[口*特]音又一本唵摩纫达哩吽泮吒)

本经原咒:一咒:唵  摩尼  达哩  吽  泮吒   二咒:吽  摩纫  驮唎  吽  泮吒  三咒:唵  摩纫  达哩  吽  泮吒

(注:此随心陀罗尼真言句义为"惊觉三身,持自心宝珠玅体,泯转三重深障,摧伏有相诸法,明悉其如泡沫聚,当处出生,当处消灭!"此真言与《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中所载随心陀罗尼一致,为一切诸佛之心呪。……

《智觉禅师自行录》第六十八云:"午时,普为尽十方界众生,擎炉焚香,念诸佛心中心真言。普愿发真玅心,开佛知见。真言曰:"唵、摩尼、达哩、吽、癹咤"。而《禅门诸祖师偈颂》中,于登床偈下所诵真言,亦为随心陀罗尼。复有禅师将此真言作为转语,可见此真言在禅门中的禅密双修之影响。)

若受持者,不须择日,不择星宿日月,不问斋与不斋,于如来前,或于像前,或于淨室,或舍利塔前,随心所持香花,尽心供养。于白月十五日,洗浴清淨,着新淨衣,随力所办供养,为护法故,须三种白食,作一方坛,随心作之。幡灯随力办,诵"心中心",及"随心呪",各一千八十遍,于像足下,便取睡眠。于晨朝时,如来即为现身,及圣者金刚,亦为现身。十方菩萨,诸天即来围遶,一切行愿,皆悉满足。若身自知,犯触及有诸罪,诵至万遍,自得现佛,清淨光明之身,乃至一切诸法,但诵百万遍无尽知,无有别持之法。

若有一切,难伏怖畏之像,能怖人者,但以右手中指,屈入掌中,以大指押中指节上,阴诵"随心呪" ,不过百遍,自然降伏。毒害火灾,以气吹之,自然除灭。难灭能灭,难除能除。

若有一切,障难之事,但以二手合掌,以头指、无名指,掌中相钩,小指、大指、中指,掌中相着,合面向四方,各诵一百八遍,罪垢消除,障难并尽。若有上"毘那夜迦"欲令降伏者,应声降伏。不伏者,以右脚大母指按地,诵呪百八遍,其时"毘那夜迦"七孔流血,自然降伏。十方世界,所有通虚,及持呪仙,及四跋陀,及八龙藏界,所有祕法,一切诸有情类,应心呼召,无不顺伏,唯除恶法,不入此中。

若欲所求,诸天香供养者,仰面看天,诵呪一百八遍,其香即下。若欲往十方佛刹,菩萨境界,但以中指指天,呼"摩醯首罗"相随,天处不入。临命终时,十方诸佛临顶,自迎将己世界。

欲求现身不死,必佛世界者。但诵至十亿遍即得,必此天地,更不改颜,除不至心。若有至心,不应此者,我即妄语。所有经教,并是魔说,非佛说之。

复有一法,欲求钱财者,取一熟钱,开字当中节,密呪一百八遍,即展指,指彼人心。其人开意,任意多少,口道即随。

若欲召呼,臣公、主妃后、诸宰贵者,但取美香一颗,抄彼人名,内相指下,呪一千八十遍,即自奔来。若须穀麦,取所须者,三颗复安中指下,依前作法,即得称心。若欲令一切欢喜者,屈中指入,口呪一百八遍,将指指前人,随顺不逆,悉皆欢喜。

复有一法,欲召诸龙,但取井水一椀,呪经一千遍,写着"有龙水中",其龙自来,从伏敬事。

复有一法,若天无雨,取龙脑及井水一椀,呪经一千遍,置于日中,即白龙从椀而出,应时雨下。若雨多时,取金色赤土,于纸上,画作一龙,呪一千八十遍,放着井中,即有赤龙腾天,应时即止。

复有一法,穀麦一切,苗稼不滋茂者,苏木一斤,呪一千遍,随风烧,一切皆悉润,随时成就。

复有一法,若世间疾病流行者,于赤纸上,画取彗星形,呪一千八十遍,其病即除。其星形有,六箇小星,合成一星,如木揭形。

复有一法,若国家刀兵,娆乱四边不宁,取一宾刀子,呪一千遍,随方所指,即现神兵,无亿世界,所有外难,自然退散。

复有一法,若习一切伎艺,文笔工巧,内绝外曲,尽世幻术,及佛菩萨、金刚所行之处,所缘境界者,每日晨朝持千遍,经一百日,无不尽知。

复有一法,若欲得海龙王宝,诸佛如来所付,龙藏要记者,但烧五种香,所谓檀、沉、薰、陆及龙脑,毕力迦等,于夜静时诵呪,面向四方,各诵一千八十遍。其时即有,四方龙王,所主藏物,即自奉送。

复有一法,若须地藏中宝,所修功德,但言:「我要此宝修营,如是功德。」以足踏地,诵呪一千遍。其时,十方地神,发世诸物,来送行人,供其所用。若为名利恶用,即不果遂。

复有一法,若被一切人相憎者,取五木花,呪一百八遍,书其佛字,各付一本,即自和敬,永不相憎。

复有一法,若人先持一切法,无功效者,但取自身,所着上盖衣,呪经千遍,与佛敷坐,满其七日,即取将着,或复持行,持法要,即有效验。一切菩萨,及金刚藏,自然臣伏,驱策迅速,所索无滞。

复有一法,若有病疫,劫起流行,取七味毒药,所谓乌头、附子、狼毒、芭豆、虎珀、光明沙、龙脑香、肉豆蒄,贪来呪一千遍,以水渍之,取水洒病者身,无病不除。若有率跛,呪刀一千遍,将指患处,应时舒展,永劫不加,尽报无病。

佛告"阿难":「若我说此法要,穷劫不尽,所有所求者,依我上法,求之无不果遂。诸有所作,一切事业,无问大小,尽皆成就,满足无缺。若能常持,直至菩萨,得不退转。若能日日,作此法者,持此心者,能与世间,作大树王,阴诸众生,得离诸苦,能令一切,皆得佛心,一切众生,得不退者,皆犹此人,持诵威力。」

尔时,如来说呪法,及功能已,一切菩萨,及诸金刚、天仙,身光悉不现,惟有佛光,遍阎浮提。其时,诸天住虚空中,自然迴转,一切魔宫颀覆,须臾之间,散灭无馀,乃至大地,六反震动。其时,十方世界,所有菩萨,持诸花幢,供养"释迦牟尼佛" ,其诸花中,所有音声,皆说佛心中心事,诸佛心中应现,随心所用,不可思议。所持花香,皆不可说,亦现不可说音声。所说神力,皆亦不可说。其诸菩萨,以佛心中心力,亦不可说变现。其时,十方菩萨,见佛光明,遍阎浮提,各于心藏,以偈讚歎佛:

善哉此光明,是佛心中力。魔王虽覩见,散灭无形身。善哉此光明,是佛无碍力。

魔王自殄灭,十方菩萨来。善哉此光明,是佛随心力。其力及菩萨,次及凡夫身。

婆馺婆楼那,鬼子及神母。诸天夜叉众,同时来供养。一切金刚众,及与自在天。

香积诸梵王,皆悉来归依。一切诸星宿,风火电嫚神。四天龙藏等,持花来供养。

四维上下界,虚空及水际。横流于十方,皆歎心中心。如来心中心,尽劫说不尽。

假使百千海,不与一毫等。假使千世界,不及七毛端。满足萨婆若,不及佛心际。

我等广修愿,已经无量劫。所有诸如来,未悟心中心。如来心中心,唯佛乃能了。

菩萨虽讚叹,不及一毛光。十方现化事,皆是心中心。乃至于有顶,亦是随心生。

诸佛说随心,我亦随心学。我既修学已,愿佛存记之。若得随心成,俱时成正觉。

尔时,大众闻佛所说,一一合掌,持佛"心中心",如来见即,以舒金色臂,普为印顶,受菩萨记。其时大众,得佛授记,欢喜奉修,礼佛而去。
佛说心中经卷下

康安二年九月十日。以东寺御影堂本加挍直悞了。     贤宝(生三十)

天明二年壬寅六月十四日。以东寺观智院藏本。挍合朱书讫     洛北莲台寺慈忍

享和改元辛酉年六月。请得彼本以令他写之。当山明王院峯观。挍于本书间点国训。予更挍正施训冠疑。而上木后贤复对善本此经二卷见八家祕录并御请来录
丰山总持院快道志

本云。

享和三年癸亥三月二十六日一校间加笔削毕            慈顺

文政三年庚辰四月十四日以右传校之本一校之了     龙肝



菩提四无量愿
愿一切众生、具足乐及乐因、是慈无量、
愿一切众生、脱离苦及苦因、是悲无量、
愿一切众生、永久不离安乐、是喜无量、
愿一切众生、弃爱憎住平等、是舍无量、


忏悔谒
往昔所造诸恶业   皆由无始贪瞋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
一切罪障皆忏悔   今对佛前皆忏悔   一切罪根皆忏悔
罪从心起将心忏   心若灭时罪亦忘   心忘罪灭两俱空
是则名为真忏悔
那摩求忏悔菩萨摩诃萨


回向谒
愿此经印一点善,回向法界诸有情。普隆正知觉正见,参思正教真善美。
应拜明师赐甘霖,具足善根登菩提。无上甚深微妙法,如是参悟证自在。



佛心中心印品中  卷下(法别)    完
上一页          下一页
往页首